比特币资产属性的转变

2022-01-22 金色财经 19118浏览

昨天,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带领下,整个加密货币市场整体下跌。截至写稿时为止,比特币已经跌到了36889美元,以太坊已经跌到了2620美元。

看到这样的大跌,我的第一反应是看美股和黄金的行情:美股三大指数中道琼斯跌了1.3%,纳斯达克跌了2.72%,标普500跌了1.89%;而黄金却强势抗跌,并且看涨的情绪越来越强。

很明显,加密货币在和美股联动。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去年11月份开始,两者之间的联动关系就开始表现得越来越强、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呈正相关的走势。

这种关联对加密货币的资产属性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

关于比特币资产属性的界定,一直以来人们都依据两个“刚性条件”:

一是比特币创世区块里的一句话:“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banks.”

这句话是英国泰晤士报当天头版文章的标题。中本聪在当年引用这句话,既是对该区块产生时间的说明,也可以被视为是提醒人们一个独立的货币制度的重要性:即比特币的发行是严格受算法控制,而非像法币那样任由政府发行的。

二就是比特币2100万枚的发行量上限。

这两个“刚性条件”尤其是第二个让所有人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比特币会像黄金那样是抗通胀的利器。关于这点,似乎成为加密货币圈内不允许质疑的圣律。

但是以本轮牛市的发展状况来看,很明显随着华尔街资本的介入,比特币和以太坊定价权从散户转移到巨头手里,这个属性明显在短期和中期已经发生了变化。

之所以我在这里强调短期和中期,是因为我相信放长线来看,比如10年、20年甚至100年,我相信随着比特币体量的越来越大,它会表现出越来越明显的抗通胀属性。但是在短期和中期,它明显表现得越来越像风险资产,而非避险资产,最直接的依据就是它和美股的关联越来越强。

而影响美股走势的直接力量就是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正因为发现到这种越来越强的关联,所以从去年年尾开始,我在分享关于行情的短中期发展时首先谈到的都是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比如政府会不会又出台撒钱政策,美联储缩表加息的步伐和节奏会如何。

把握住这两个政策走向,就把握了数字货币尤其是比特币和以太坊短中期内的整体走向。

想到这里,我想起毛泽东主席在《矛盾论》中反复强调的观点:事物的矛盾是发展和变化的,要把握事物发展的根本规律就是要把握不断发展和变化的矛盾。

把这个描述用在加密货币里我们可以理解为,随着巨头和机构资本的进入,在短期和中期内影响比特币涨跌的根本矛盾已经发生了变化,那么当然在短期和中期内比特币的资产属性也就相应发生了变化。

在这里我想特别指出的是:所谓的风险资产主要是指当投资者认为宏观政策利于追逐风险时,会大胆买入这类资产;反之则投资者会避开各类风险转而买入避险资产。

股票就是典型的风险资产,黄金就是典型的避险资产。

关于这一点,我觉得反倒是传统金融界的人士看得非常明白,而身在圈内的我们似乎还有很大一部分人至今还沉醉在迷思中。

也是在去年年尾左右,传统金融圈的媒体,无论是讨论避险资产的媒体还是讨论风险资产的媒体,几乎谈到加密货币,都会谈到它风险资产的属性,极少提到它抗通胀的表述。

所以如果现在关心比特币短期和中期的走势,还从抗通胀的角度去审视,恐怕会出现较大的偏差,我们观察的重点要放在影响风险资产的要素上。具体到今年,那就是要高度关注美联储为了应对通胀可能出台的措施和节奏。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