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香港地区“破币”案看洗钱

2021-10-13 金色财经 10512浏览

2021年7月15日,香港地区海关宣布于近日进行的代号为“破币”的执法行动顺利收网。

该行动成功破获一起利用虚拟货币进行洗钱的案件,目前已拘捕4名涉案人员。

据悉,该4人于去年2月至今年5月期间,通过在香港地区多间银行开设的账户,在一个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进行法币与虚拟货币间的兑换交易,涉案金额竟高达12亿港元,为香港地区有史以来破获的最大的一起利用虚拟货币进行洗钱的案件。

利用虚拟货币洗钱的一般程序

一:放置。犯罪分子购买虚拟货币,将非法资金注入所要“清洗”的渠道中。

香港地区虚拟币洗钱案中,犯罪分子正是利用了利用虚假注册的3家公司从20年2月至21年5月,通过开设的虚拟货币交易账户和银行户口,利用“币入币出”及“币入钱出”方式,处理大量不寻常巨额交易,当中包括8.8亿港元虚拟货币(泰达币)及3.5亿港元现金。在这一步中,犯罪分子往往会结合其他手法混淆虚拟货币的来源。但无论犯罪手法怎样推陈出新,只要是犯罪分子把赃款打入第三方平台进行洗钱的这个过程都可以叫做放置。

二:培植。洗钱者利用虚拟货币的匿名性进行多层次、复杂化的交易,从而掩饰犯罪所得的性质和来源。

在香港地区虚拟货币洗钱案中,犯罪分子利用空壳公司账户,以利用“币入币出”及“币入钱出”的方式,处理了大量不寻常的大宗交易,其中3个虚拟货币账户的交易极其频繁、从20年2月至5月期间共处理超过1800宗交易,最高可达一日19宗。且每次交易所涉及的虚拟货币平均达40万个,单笔交易最大额更超过2000万港元。

三:融合。在经历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混淆来源和不断转移“漂白”后,犯罪分子持有的虚拟货币已很难显示出其本来面目,基本上已经达到“合法”的标准,此时他们只需将被“漂白”过的虚拟货币整合到一起后即可安全提现。

虚拟货币洗钱案例分析

法院认定被告人是否构成洗钱罪的关键,在于被告人是否明知是犯罪(7种特定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主观要件)

在本案中,关于四名被告人对起诉书指控的洗钱部分的事实是否明知是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有证据证明如下:

(1)买币的资金都是分数笔、每笔5万元转账至“人头”卡上,每个人头操作到50万元就要更换下一个“人头”;四名被告人从上述买币提币行为中的获利丰厚,被告人胡某某、李某某操作每满50万元即可获得1500元,而被告人孙某某、李**则以提供的人头数来计算获利金额;

(2)四名被告人明知入账的资金曾被“人头”私自转走后却不敢报警;

(3)介绍被告人胡某某、李某某来大陆成为买币操作手陈某谚(另案处理)被陕西警方抓获后,被告人胡某某、李某某随即转至苏州继续从事买币提币行为;

(4)被告人胡某某被抓获时立即将与上家的聊天软件予以删除;

(5)被告人孙某某、李**所在的卡商群内都有大量的代收、代售U盾四件套、公户、私户等涉及银行卡的信息资料出售。

在本案中,虽然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四名被告人知晓资金来源于犯罪所得,但综合被告人操作账户每笔资金不超过5万元且每个“人头”不超过50万;“人头”私转账户资金被告四人却不敢报警;被告人胡某某被抓获时立即删除与上家的聊天软件等间接证据,已经形成证据闭环,足以证明被告人“明知”资金为犯罪所得。

由于虚拟货币的特性,执法部门和监管机构在打击涉虚拟货币相关犯罪,通过链上交易数据持续追踪,结合地址标注、地址画像、地址特征、聚类计算、筛选,能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对虚拟货币洗钱的行为追踪、溯源。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