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中国境内所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均属非法

2021-09-29 币快报 123907浏览

9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宣布所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均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该《通知》全文2600余字,较之于今年5月18日中国银行业协会等三协会联合发布全文内容仅有1300余字的《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联合公告》(以下简称《公告》),无论监管层级,还是充实程度,都有了非常明显的加码升级。

这也为后续政策监管执法继续深入推进,留下了不小的想象空间。

一、所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均属非法

《通知》指出,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活动存在法律风险。

一是,比特币、以太币、泰达币等虚拟货币具有非货币当局发行、使用加密技术及分布式账户或类似技术、以数字化形式存在等主要特点,不具有法偿性,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有专家表示,现代的的纸币包括人民币事实上都是有某个政府以其主权为背书发行的,也就是说,货币是主权的债务,否定了虚拟货币的法偿性也就意味着中国政府否定了虚拟货币具有货币属性。

二是,开展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业务、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信息中介和定价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擅自公开发行证券、非法经营期货业务、非法集资等非法金融活动,一律严格禁止,坚决依法取缔。对于开展相关非法金融活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也就是说,不仅ICO和法币交易是非法金融活动,所有涉及虚拟货币相关业务的币币交易、开设交易所、中介信息服务以及衍生品交易等,都是非法金融活动。

三是,对于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境内工作人员,以及明知或应知其从事虚拟货币相关业务,仍为其提供营销宣传、支付结算、技术支持等服务的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依法追究有关责任。

可见,不仅对于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的任何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所要有所惩戒,而且对于“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中的中国籍工作人员,以及明知所服务的对象是“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仍提供相关服务(宣传、运营、销售、结算和技术支持)的境内提供方,也要进行司法惩戒或者行政规制——这和目前正在进行的、针对电信网络诈骗所开展的“断卡、断网行动”有着很大的大相似之处。

四是,任何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投资虚拟货币及相关衍生品,违背公序良俗的,相关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由此引发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涉嫌破坏金融秩序、危害金融安全的,由相关部门依法查处。

这既能切断一些中国境内居民参与虚拟币交易,又强硬地宣布相关民事法律行为无效,客观上也会造成本次《通知》出文之前的虚拟币投资者,面对境外交易对手方、交易所的法律上的弱势。  


二、始终保持高压打击态势很有必要

 近年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盛行,扰乱经济金融秩序,滋生洗钱、非法集资、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打击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要决策部署,是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落实国家总体安全观的必然要求。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中国人民银行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明确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定货币地位,禁止金融机构开展和参与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清理取缔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和代币发行融资平台,持续开展风险提示和金融消费者教育,取得积极成效。

为建立常态化工作机制,始终保持对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的高压打击态势,人民银行等部门结合新的风险形势,在总结前期工作经验的基础上,起草了《通知》。

这就是据央行就本次《通知》答记者问,所提及政策背景。

我们注意到,今年5月《公告》明文指出:“近期,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有所反弹,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扰乱经济金融正常秩序。”

然而,时隔4个月之后,《通知》依然明文指出:“近期,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抬头,扰乱经济金融秩序,滋生赌博、非法集资、诈骗、传销、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由此可见,建立常态化机制,始终保持对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的高压打击态势,是有多么必要!

三、三大措施“重下杀招”,监管还会深入推进

 本次《通知》对全方位常态化防范和处置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提出了三大措施。

一是,建立部门协同、央地联动的常态化工作机制。中央层面,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十部门建立协调机制,整体统筹和推动工作落实;地方层面,各省级人民政府落实属地风险处置责任,依法取缔打击本辖区虚拟货币相关非法金融活动。

二是,加强对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监测预警。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完善虚拟货币监测技术平台功能,提高识别发现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的精度和效率。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加强对涉虚拟货币交易资金的监测工作。各部门、各地区加强线上监控、线下摸排、资金监测的有效衔接,建立信息共享和交叉验证机制。

三是,构建多维度、多层次的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防范和处置体系。金融管理部门、网信部门、电信主管部门、公安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密切协作,从切断支付渠道、依法处置相关网站和移动应用程序、加强相关市场主体登记和广告管理、依法打击相关非法金融活动等违法犯罪行为等方面综合施策,有关行业协会加强会员管理和政策宣传,全方位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

不难看出,较之于今年5月的《公告》,仅是要求对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会员单位切实增强社会责任、加强虚拟货币交易资金监测,互联网平台企业会员单位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网络经营场所、商业展示、营销宣传、付费导流等服务,并提醒消费者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本次《通知》真可谓是要全方位常态化“重下杀招”了。

并且,从2013年出台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到2017年出台的《关于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再到近日出台的《通知》,我们不难看出:最近八年以来,监管层对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的防范及处置,始终是一个循序渐进、动态深入的过程。

这就预示着,后续期间,监管层对于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可能还有更进一步深入的空间。譬如,中国境内区块链去TOKEN化不会有商量的余地,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入罪步伐将会加快。

四、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机构及人员如何求生

鉴于当前中国境内所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已属非法,与之相关公司如何求生呢?

先看上游。9月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1部门印发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明确加强虚拟货币“挖矿”活动上下游全产业链监管,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视同淘汰类产业处理,严禁新增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加快存量项目有序退出。

可见,经过一段时间的有序退出,今后中国境内所以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将终止。相应地,这对于中国境内“矿机”制造商、贩卖者也是不小的打击。

再看交易所。9月26日,Huobi Global 发布《关于逐步清退中国大陆地区存量用户的公告》指出,为响应中国政府监管政策要求,该公司已经于9月24日(UTC+8)停止了中国大陆地区新用户注册。对于身份认证为中国大陆地区的存量用户,计划于2021年12月31日(UTC+8)24:00之前,完成有序清退。

值得注意的是,鉴于本次《通知》对于“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中的中国籍工作人员,有进行司法惩戒或者行政规制。譬如,身在境外的中国大陆籍工作人员(包括董监高),如果继续在Huobi Global任职,也属于从事非法金融活动。

因此,BHEX则在9月25日发布《关于永久关闭平台服务及清退流程公示的公告》,宣布BHEX全球站即日起永久关闭平台服务,也就不难理解了。

最后,从事虚拟货币交易做市、行情提供及分析、广告宣传等中介信息服务中国境内机构和中国籍人员,也不得不进行转型。

譬如,此前从事虚拟拟货币交易相关业务的媒体平台,可以通过法律政策解读、典型案例剖析、投资风险教育等方式,向社会公众宣传虚拟货币炒作等相关业务活动的违法性、危害性及其表现形式等,增强社会公众风险防范意识。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