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升级 以太坊的“费改税”

2021-08-03 金色财经 1613浏览

据说大饼(BTC)在过去半个月创下了自2013年来最长的一次连阳。不过现在已经走坏,重新回到了4万刀的下方。以太(ETH)更是生猛,从7/21绝地大反攻以来就一直保持一个连续上攻的势头,现在已经突破2500刀的防线,一度站上2600刀的位置。

伦敦升级就要来了。推定激活区块高度12965000。我看了一眼以太坊当前的区块高度,已经过了12948810 (约UTC 8/2 23:00)。还差16190个区块。以太坊区块间隔15秒,16190个区块就是大约2.8天。目前我写下这段话的时间是3号早上7点(时区UTC+8),那么伦敦升级的激活时间就可以推断大约会在北京时间的8月6号凌晨2-3点钟。

以太坊的这个伦敦升级(伦敦是一个代号而已),包含了一系列的功能改进。其中最惹人注目、让很多人翘首以待的,就是EIP-1559的实施。这个提案的实施,预期将进一步缓解以太坊上链交易排队竞价的拥堵问题,并由于对gas fee中base fee部分以太坊的销毁,而或许将起到持续缩减以太坊供应量,平衡区块奖励增发的以太坊供应量,造成以太坊增发的减少,甚至在销毁超过区块奖励时,造成以太坊的绝对减少,也就是通货紧缩。

显然的,相比于把gas fee全部给到矿工,从而把价值从用户转移给矿工,EIP-1559所引入的销毁模型,本质上是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按持币量而非按人头的)平均主义大锅饭。

区块奖励是系统凭空预算的支出,而gas fee是系统的收入。切断了gas fee向矿工的直接支付,代之以系统收取并销毁,无异于一次“费改税”。以太坊系统变得更像一个左手是收税的中央财政、右手是印钞的中央银行的“区块链国家”,一个去中心化的“利维坦”。

相比之下,比特币系统只是一个支付通道,让用户对给他提供了记账服务的矿工直接付费。

改制之后,以太坊左手的这一税基是全体以太坊的使用者,而该税收将直接以(按持币量)平均分配的方式,分享给全体持币者。

不过,以太坊右手的印钞是没有一个固定的货币政策的,这一点和比特币稳定可预期的货币政策很不一样。右手的印钞(增发以太坊)相当于是对全体持币者征收一种隐形的税收,而这种税收的享受者是全体的以太坊矿工。

如果我们想象一个金字塔。塔尖是矿工群体,中部是持币者,基座是大量的用户。通常一个人会有多重角色,那么就在多个部位出现。基座产生gas税收入,养活持币者。这条实线是显性的,从基座指向中部。中部支撑区块奖励,养活矿工。这条虚线是隐性的,从中部指向塔尖。

如果中部持币者预期分享到的系统收入会导致持币收益增加,那么就会吸引更多的人持币。

在比特币系统中,用户支付手续费给矿工,持币者则支撑区块奖励给矿工。并且,按照设计,随着区块奖励的不断减半,最终矿工将只靠用户支付的手续费生活,而不再得以向持币者征收隐性税。早期的持币者更像是一种投资者,投资的最终标的其实就是挖矿,或者说整个比特币记账网络。

在比特币的原始模型中,是没有用户向持币者支付的或明或暗的线的。因为,持币者是“不劳而获”的(注意这里打了引号,与回报相称的投资并非不劳而获),他们应当且仅应当从他们投资于记账网络的扩张和发展中得到投资回报。用户向持币者直接缴税,就成了一种金融内卷,一种剥削。按劳分配不是剥削,不劳而获才是。

用户向矿工支付记账劳动的对价,这叫做“费”,而用户若向持币者支付利润,而这一支付又是一种不能逃避、不能选择的、强制的机制,那就变成了“税”。

以太坊的费改税,本质上是引入了庞氏螺旋(并非贬义),推动了ETH持币的吸引力,从而进一步推动ETH的价格。(反之亦然)

实际效果,我们拭目以待。

是非功过,留与后人评说。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