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金钱的游戏or信仰的船票

2021-07-22 星球日报 11669浏览

发布方:毛球科技

编辑:阿靖

2021年3月11日,美国平面设计师Beeple的NFT作品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出69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

小时候,天天渴望一觉醒来变成超人拯救地球;长大以后,才知道这样的事情下辈子也不会发生,所以就降低一下标准,成为一名艺术家吧!

一只叫做彩虹猫的gif表情包售价60万美元,Beeple的拼贴图片被佳士得拍出6900万美元,音乐家Grimes的歌曲炒到600万美元。话说这些是艺术吗?

安迪-沃霍尔曾经说过,"艺术就是你能逃脱的东西"。把这句话解释为对 "美在看者眼中 "的虚无主义看法——你在垃圾场找到的小便池可以被视为艺术,只要你说服别人购买它,或在博物馆里展示它。重要的是其他人在其中看到了什么,以及买家愿意支付什么。

另类的艺术

免费获得的永远不值钱。长期以来,数字艺术一直被低估,很大程度上是因其可以免费获得。NFT的到来为艺术家的作品添加了稀缺性这一关键因素。

稀缺性解释了为什么棒球卡收藏家愿意花312万美元购买一张带有传奇匹兹堡海盗霍努斯·瓦格纳照片的纸板,为什么运动鞋迷痴迷于耐克和阿迪达斯的最新限量版,以及为什么“药师兄弟”在2015年以2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武当家族的《少林往事》的唯一副本。

NFT上的收藏家表示,他们并不是仅仅为像素买单,还是为艺术家的劳动买单。这就像粉丝追星一样,某种程度上来说,NFT收藏家和粉丝属于同一类人,都对自己所喜爱的物或人着迷,并愿意付诸金钱、时间和精力。

主题为黑色运动鞋托起太阳的抽象插画,售价7088美元

新事物的出现,有人奋进,有人踟蹰。面对NFT异军突起,一家欢喜,一家忧愁。欢喜的是作为普通人来说,NFT拉进了艺术与自己的距离,似乎突然发现,艺术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而对于艺术家来说,欢喜的是自己不用出售原版作品,仅仅只需要发布几张限量的电子作品,收入就非常可观。

忧愁则是对于现实的拍卖行,如果艺术家不再将自己的作品通过拍卖行拍卖,那么他们的地位将置于何处。事物的发展总是存在两面性,利于一方,弊于一方。

古驰推出首款虚拟鞋Gucci Virtual 25,用户可在APP内购买

你一定吃过现实中的薯片,那么虚拟薯片你觉得是什么味?近期,品客为了加入NFT热潮,以NFT的形式发了一种限量版的薯片“虚拟风味”。看得到的味道,却尝不到,正应了“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这句话,不过这里将“得”改为“尝”显得更为应景。

看得到,摸不着,可能正是这款不一样的虚拟风味薯片想表达的意思。以独特、稀有、限量的方式勾起薯片迷们心中对薯片味道的冲动,似乎也在告诉薯片迷们,买不到CryptoCrisp没关系,继续买现实的薯片过过瘾,平复一下那颗躁动的心。

品客3月18日发布了一款CryptoCrisp虚拟风味薯片

每个人都有权创作、出售和收集NFT艺术品。每件NFT作品都始于照片的一粒像素,似乎创造出彼此不相同却又紧紧相连的空间。台湾艺术家李元耀在NFT拍卖网上发布了11款NFT数字作品。

他热衷于艺术实验,通过视觉像素重建,无尽追求新的视觉语言。跻身NFT浪潮,在他看来,并非只是简单的画廊功能顺应时代转换的表现,更重要的是意识层面传达出的概念。曾服务世界领先的组织和重要品牌,执行过百余件视觉设计项目。2018年离开广告圈后,开始了艺术生涯,专注于数字视觉艺术。

他的数字艺术品从星系,银河,沙漠,绿洲,平行时空,超时空,维度,自然生物,城市,交通,飞行,频率,振动等,以万物一心为概念,试图将这种感知力转化为NFT艺术作品,带给观众不同的体验与共鸣。

李元耀,光彩四溢,如梦如幻,仿佛一条美丽的彩带,<超时空进化系列>之虹化锦鲤

意境是艺术的灵魂。艺术从生活中来,但它不等同于生活,艺术与生活是辩证关系,生活是艺术的源泉,艺术来源于生活,是现实生活的反映,但艺术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可以而且应当比实际的生活更高、更典型、更理想。

满脸络腮胡的艺术家管一棹从装扮上来看,给人有点“疯子”的感觉,不过也符合大众对艺术家的刻板印象。将他的作品与大多数现代抽象派放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圆明园时期开始画速写和油画,七九八时期开始侧重做行为现场、图片、装置作品。

管一棹,本人,NFT《十字架》

管一棹,《制式》之1作品,NFT中国拍卖网

看到他不拘一格和他的鹤立鸡群的作品,希望借NFT数字艺术的先锋举动在引导和启蒙层面达到美术馆的作用。NFT艺术圈的本质,是在于加快艺术家和收藏家的接洽,既是虚拟与现实的重合体验,也是在期盼如今的举动产生持久的辐射。

吹牛的权利

在文明进化的时代,温饱不再是问题,那精神世界就显得尤为重要,就需要偶像,品牌,奢饰品的出现,就需要高级包装,这是进步道路中无法规避的路程。

名牌包、限量鞋、限款车······似乎都是在展示自己有多牛,具有“吹牛的权利”。NFT仔细想想好像也有这个特质,限量的数字艺术品,谁出价高谁拥有过,种种迹象都标显着与众不同(我有,你没有)。

安德鲁·本森,主动手势10,售价3049美元

NFT艺术品的发展让传统艺术界大吃一惊,原来艺术还可以这样玩。但对于这些传统艺术家或收藏家来说这是一个新鲜的玩意儿,无法将他们归入任何可接受的信仰体系中,这也许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艺术界许多具有丰富经验的艺术家都是年过半百的“老古董”,没有兴趣或精力来解析宽泛的互联网语言。但是,在佳士得Beeple拍卖之后,其竞争对手苏富比拍卖行很快宣布与NFT艺术家Pak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这也表明艺术界的某些巨头可能不了解这一新的流派,但是还是愿意了解其经济潜力。

噱头十足的操作,加上对于试水来说不算难看的价格,令NFT迅速在艺术界中点燃,呼应过去几代跨学科和流派的艺术家,并影响彼此的思维、方法和输出。

星辰女神谢琳·华莱士,出价2647美元

NFT,不可替代代币,在艺术品、收藏品领域得到广泛支持的原因,主要是NFT具有不可替代、不可分割、不可篡改、独一无二等特点,当艺术品经过NFT铸造,一个现实存在的艺术品将永久记录在区块链上,并且每个NFT艺术品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

NFT用区块链技术把数字文件和它的创作者永久连接起来,永远烙印上持有者的名字,如此,即使作品被复制,只要打开各自的数字钱包,就知道其属于谁了,确权也就简单了。

2014年NFT其实就已经存在,不过最近才随着区块链的兴起而诞生,但直到此时才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它代表现实世界的对象,如艺术、音乐、游戏内物品和视频,因此,加密艺术成了2021年上半年艺术市场最轰动的“炸弹”。

Beeple名声大噪后,NFT的浪潮也从艺术圈涌到了杂志圈。3月22日,《时代》杂志拍卖了三个特别版NFT杂志封面,封面主题分别为“上帝死了吗?”(根据民意调查美国97%的人相信上帝);“真理死了吗?”(就像1966年许多人说他们相信上帝一样,今天许多人会说他们相信真理);“菲亚特死了吗?”(美国“法令”通“亚菲特”,这个词在美国文化中不像上帝和真理那样常用,但它肯定会影响到每个全球公民)。

《时代》杂志,《上帝死了吗?》、《真理死了吗?》、《菲亚特死了吗》

这是一个独家系列,包含三张极具先见之明的TIME封面,其中包括TIME98年历史上最具标志性的封面之一,以及有史以来第一个专门设计为NFT的封面。

对于收藏家来说,相比于物品本身来说,NFT赋予艺术品所有权的证明,这些证明给予了他们独一无二的自豪感,拥有了“吹牛的权利”。

玩的出奇

玩艺术,玩的就是意外。有人说玩NFT很简单,画一张图片或拍一张照片就可上架拍卖,乍一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NFT艺术品无非就是一张JPG格式的图片,不就是对艺术的承载形式略作改变而已。

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说了也不懂。NFT最吸引人的就是玩,而且是变着法玩,不论什么都可以被玩,动物可以被玩,人可以被玩,衣食住行都可以被玩,只要玩得与众不同,玩得出奇就行。

彩虹猫以69万美元出售

上帝无心之作创造了人类,艺术家的无心却创造了NFT。对于艺术家来说,一副好的作品可能并不是经过深思熟虑,而是无意为之。而踏入NFT异次空间也许也不是有意为之,可能也是艺术创作者最初的“玩心”所致,纯粹就是为了好玩嘛!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韦斯(化名)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师从中国非遗木雕国大师黄小明,自由艺术家,天生好玩,喜欢喜欢各种稀奇古怪的画作,也希望创作一些充满暗示性和象征性的画作。

人们都说搞艺术创作的都有点神经质,在圈子朋友的印象中韦斯也有点神经特质,对于这种评价,她也没去辩解,在交谈时,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说“好像是有点”。对于NFT的出现她也显得理所当然的态度,没有歇斯底里的争论,觉得这是一个新事物,对什么都抱有好奇心的她觉得NFT是一个新奇的东西,单纯的觉得比较好玩,参与一下也无妨。

韦斯,Flowers and Children

传统艺术品拍卖中的举牌加价,变成了悄无声息的手机操控。韦斯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认为“3、2、1,成交”的拍卖方式并不是非要如此,艺术在无声中诞生,NFT也只是还原一下本质而已。对她来说,艺术创作者并非必须遵循守旧,偶尔的调皮一下,随欲而为一下,又何尝不可为呢!

守门人

NFT艺术市场不同于传统艺术市场,对于普通人来说,传统艺术界充斥着神秘、高等,距离遥远。NFT则标新立异,不能肯定的说是艺术的升华还是退化。不认同者认为NFT只是流行世界中的一个小玩意儿,最终会如白驹过隙,泯然众人矣。

对于NFT和Beeple热潮的一些直接批评反应是有启发性意义的,它们暗示了某种怀疑,即当代艺术对于其自身文化价值和社会角色的怀疑。正如传统艺术家马丁·赫伯特指出的那样,“这样的文化时刻值得细细品味,部分原因在于它们说明了你是否有守门人的心态”。他对一些传统艺术者鼓吹NFT嗤之以鼻,认为他们是不合格的艺术坚守者,认为他们无法坚持感知标准,是势利小人。

新事物的出现,市场上往往会伴随着如潮水般的叫骂声和反对声。蒸汽机、电灯泡、进化论、互联网、区块链·······事物进程的过程总是充斥着曲折、怀疑,好与坏、利与弊往往不能一贯而论。赫伯特不想被认为是势利小人,所以在捍卫艺术免受流行世界文化侵入的“守门人”职责中,对于NFT批判性报道中反复出现捍卫性主题。

Beeple,VIBE CITY,2020年10月11日,来自EVERYDAYS,向艺术家致敬

集体幻觉的苍穹,在其中疲惫的艺术、回收的流行音乐、糟糕的品味、政治奇观和过度投机的漩涡和融合融入现代生活。在于NFT所代表的模因文化兴起的激烈辩论中,斯派克杂志的迪恩·基西克发出这样的感慨:“老守门人现在已经失去权利一段时间了”。

脱离成规会引起墨守成规者的勃然大怒,这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这种做法是对自己的批判。NFT的出现对于许多传统艺术意味着是后时代的挑衅,挑衅总是让人心里感觉到不自在,更何况是在高高在上的艺术界呢!

艺术家新戈尔吉,恶毒的恶魔,恶魔拥有猎杀的权利,肆意摧毁村庄

万事万物既然存在,那就有存在的意义,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意识中对它的印象就将其否决,甚至使其消失。如果是那样的话,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了意义。NFT的出现必然有其一定的意义,支持者认为它让艺术对于普通人不在那么遥不可及,而且也改变了对艺术的一贯看法:艺术只能被上层阶级所拥有。

艺术的本质应该没有阶级限制。NFT的出现预言着:随着时代的发展,艺术并不会像以前一样只是服务于少数人。NFT艺术并不仅仅是一种新的艺术媒介和生态,背后其实更有已经形成的文化社区,它打破了时空的隔阂和传统艺术行业中的门槛,激发出了许多有趣的讨论和令人激动的创作。毕业于UCLA的Alienbean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她除了是一位NFT数字艺术创作者外,也是一位普通的艺术者,还是一位神话爱好者。她个人非常喜爱各类神话,并且对苏美尔神话情有独钟,她坚信人类本身就是最完美的艺术作品,没有任何一副其它作品能够与之相媲美,相信人类的产生是因为“偷吃了禁果”。

Alienbean,莉莉丝的选择

她的NFT作品《莉莉丝的选择》的创作背景这样提到,“看那可爱的水果”、“那你的眼睛就要睁开了……”。这幅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圣经,莉莉丝诱导夏娃吃了善与恶知识树的禁果,这是一个邪恶的诱因,仅仅是因为它是一个创造反抗其自身的创造者。“她的作品本身就是她对神话的内涵和意寓,虚有的东西、价值本身,而NFT碰巧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她坦言到。

金钱或信仰

艺术与金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在人类历史上一直存在着有由金钱和权利主宰的御用艺术和奴隶艺术,也存在着为了钱和权利的御用艺术家和奴隶艺术家。许多人认为NFT无非就是资本的操作,金钱的游戏,将NFT数字艺术家比喻为金钱奴隶艺术家。

立场的不同往往导致观点的不同。也许很难理解一幅画能够拍卖出几千万的价格,一张图片能够卖出6900万美元,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假如你有几亿的资产,你愿意花费千万的资产去购买一副你喜欢的齐白石画作吗?

这里需要注意一个词“愿意”,这是一个前提。无可厚非,我们都不愿意为自己不信仰的东西付费。愿意和信仰,谁是谁的因,谁是谁的果,很难理清关系,当然也许是境界未到。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不论传统艺术还是NFT艺术,愿意收藏肯定是对作品表现出的意境、意寓或内涵有所认同,并产生信仰。

据了解,愿意花费6934.625万美元购买NFT作品《The First 5000 Days》的买家MetaKovan本身就是知名的NFT收藏家,对NFT艺术有着极高的认同和信仰,在购买这份作品之前就曾以220万美元在NFT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购买Beeple的《Everydays:2020系列》。他在社交媒体上回答为何花巨资购买NFT作品的原因是:我对NFT有着自己的信仰。理由就是这个简单的回答,或者说这是一个敷衍的理由。

The Everydays - 2020系列

人,永远不能掌握与自己有关的一切正在发生或尚未发生的事。很多人说自己没有信仰,把信仰神化,把它看作是一种高大上的东西,而反观自己只是一个平凡人,所以自然而然地就觉得自己没有信仰,或是直白了说,自己配不上信仰。传统艺术可谓将这一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NFT的出现改变了信仰的门槛,让普通人也有了触摸信仰的勇气。NBA通过NFT销售了超过5亿美元的资金,而单个詹姆斯亮点的NFT售价都超过了20万美元。OpenSea上购买了#23 Michael NFT艺术品的一位球迷说到,“他非常信仰乔丹,但乔丹却高高在上”。

NFT乔丹数字艺术品,售价0.77 ETH

信仰是梦想的他我承载体。这位球迷梦想成为一名篮球巨星,他也是一名黑人,当时美国黑人歧视比较严重,他的梦想被皮肤歧视远远的阻挡在了门外,而乔丹的成功,让他将梦想寄托在乔丹身上,后来也延展到了乔丹的各种领域。球衣、球鞋、签名·····到现在的NFT艺术品。

信仰是你为他服务,寄托是他为你服务,信仰是一种精神寄托。你和NFT的关系也是如此。NFT与信仰不期而遇,产生共鸣,在探索虚拟时代身份的流动性中,创造、增强、分裂自己成为无限化身,创作无限世界。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