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数字贸易新发展 ,共享数字经济新机遇

2020-11-12 半岛湾中文网 1405浏览

当今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日新月异,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深刻改变着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对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全球治理体系、人类文明进步影响深远。把握数字经济发展大势,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已经成为普遍共识。

数字经济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

实践证明,数字经济支撑实体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跃升,对实现高质量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总体上看,过去的十五年间(2005—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迅速扩大,由2.6亿元扩张到35.8亿元,占GDP比重稳步上升,由14.2%上升至36.2%。主要表现在:

一是数字产业化基础更加坚实,逐步从消费互联向工业互联迁移。网络能力全球领先,全国4G用户占移动电话用户比例逾80%,远高于49.5%的全球平均水平;创新能力持续增强,移动通信技术实现了从2G空白、3G跟跑、4G并跑,到5G引领的重大突破,工业互联成为5G应用的主战场。产业发展量质齐升,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规模达到2.1万亿元,赋能、赋值、赋智作用日益凸显。

二是以工业互联网为驱动的产业数字化转型提速,成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数字化新模式蓬勃发展,网络零售规模居全球第一。工业数字化稳步推进,具有一定影响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70家,工业设备连接数超过4000万台套,平均服务工业企业40万家。新动能不断释放,产业数字化占数字经济比重近80%,成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主引擎。

三是基于大数据的治理效能显著提升,有效助力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法治环境更加健全,互联网立法取得重大进展,信息安全立法加快推进。治理方式持续创新,基于工业大数据及时有效掌控物资供需、全球产业链供给等情况,决策支撑能力持续增强。高水平对外开放格局逐渐形成,G20、金砖、中欧、中俄、中泰等多边、双边数字经济合作持续深化。

数字贸易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数字贸易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发展外向型数字经济的主要载体 。伴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持续演进,全球贸易形态和贸易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在数字技术的驱动下,数字贸易蓬勃兴起,成为国际贸易发展的新趋势,为全球经济活动运行注入了新动能。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数据显示,过去十年间,可通过数字形式交付的服务出口额年均增长率约为7%—8%,全球范围内超过一半的服务贸易实现了数字化。

我国作为全球贸易大国,拥有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内需潜力巨大,数据资源丰富,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步伐不断加快,发展数字贸易的巨大潜力亟待释放。发展数字贸易既是我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抓手,更是我国扩大对外开放,构建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关键。

当前,我国数字贸易正步入高速发展新阶段。据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测算,2019年,我国数字贸易进出口规模达到1.4万亿元,同比增长19.0%,占整体服务贸易比重达25.6%。贸易顺差约为1873.9亿元,同比增长46.1%。各细分领域呈现规模逐年扩大、贸易逆差不断收紧、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的良好发展势头。这主要得益于我国相对扎实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提升的数字技术研发能力以及不断迸发的数字产业活力。

进一步释放数字贸易活力

释放数字贸易活力对于我国数字经济提质增效意义重大。未来,全球数字贸易竞争将更加激烈,我国应主动顺应形势,明确发展方向,加强战略规划,释放我国数字贸易发展潜力,同时掌握我国数字贸易发展优势,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和谈判,推动我国数字贸易向更高水平发展。

慧思观点

释放数字贸易活力是未来企业在激烈市场竞争中保持主动地位的重要战略规划,除了国家,企业更应顺应时代形势,同时积极推动企业数字化贸易水平。及时进行数字化转型,具备这样能力,就能够在未来的国际贸易领域具有非常大的竞争优势。

“贸易数字化另一块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贸易主体也就是外贸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除了对外部从原材料采购、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营销销售到售后服务的数字化转型变革;内部也要保持一致节奏,“企业内部数字化转型包括思维、组织、运营、人才和文化的数字化转型,企业只有内外部都完成数字化转型后,才能将企业进化成数字时代的“新物种”。外贸企业数字化转型是所有企业必经的一条路,这不是一个加分项,而是一个必须项。未来10年外部环境充满不确定性,但最大的确定性就是数字化,数字化转型必须是“一把手”工程,自上而下去推进,循序渐进、快速迭代。”环球慧思愿同所有企业一道共享数字化贸易成果以及转型升级的经验。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