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币交易所之困:捷径过后难调头

2020-06-18 链捕手 5931浏览

作者/胡韬

经历了ICO热潮与泡沫磨灭、矿机矿难、币价暴跌,合约爆仓……最终大家发现,只有交易所才是那个一直以来的最大赢家。

而交易所赛道早已人潮涌动,为了生存,一些交易所选择闯入合约战场,另外一群交易所则刀口舔血,大规模发币,暗箱操作,收割投资者,但游戏总有结束的一天,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近期交易所的倒闭潮。

「这里只有镰刀,没有韭菜!」

2019年末,区块链的一个行业会议上,某从业人员曾在现场发出这样的感叹。在众多的「镰刀」中,大家又发现,交易所比项目方多。

经历了ICO热潮与泡沫磨灭、矿机矿难、币价暴跌,合约爆仓……最终大家发现,只有交易所才是那个一直以来的最大赢家。

每个人都企图在交易所这条赛道上开启造富人生,成为下一个币安、火币、OKEx,但是,黄金赛道往往人潮涌动,小交易所不得不火中取栗。

为了生存,一些交易所选择闯入合约战场,而另外一群交易所则刀口舔血,大规模发币,暗箱操作,收割投资者,比如最近一边庆祝二周年,一边被传「跑路」的币团交易所。

01

妖币交易所

层出不穷的小交易所靠什么赚钱?某交易所从业人员李磊告诉链捕手,目前小交易所的生存之道,无外乎两条。

「要么走期货这条路,一心一意搞合约,用高比例手续费返佣找分析师合作带单,给交易所导流。要么走现货这条路,坐庄操盘几个币,让它暴涨百倍千倍,然后吸引散户接盘。」

后者的代表则是币团。

无论是股市还是加密货币市场,追涨杀跌是散户永恒不变的心理,流量和财富效应成正比,小交易所想要吸引新鲜血液,就必须制造一个暴涨的财富神话,用相关从业人员的话来说就是,「拉盘才是最好的宣传」!

币团交易所则将「拉盘」游戏玩得炉火纯青,以盛产妖币著称,但作妖之后,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

币团上第一个妖币是MIP。

根据K线数据显示,2019年9月,MIP以0.014USDT的价格上线币团交易所,在此后的三个月内,持续疯涨,12月底,其最高价格达到52USDT,也就是说价格暴涨超过3700倍。    

MIP 代币的主要来源为一个火趣小视频的 APP,根据调查,这纯粹是仿制趣步模式的短视频资金盘APP,如今,趣步已经被长沙市公安局立案侦查。

和趣步一样,火趣视频的核心依然是不断发展下线,拉人头。缴纳费用获得加入资格,发展下线牟取暴利,团队计酬层层返利……火趣推广盈利政策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传销条例》。

和所有传销资金盘一样,辉煌总是短暂的,12月底,MIP开始崩盘,半年过去,币价已下跌98%。MIP崩盘后,币团再次涌现新的妖币,VB扛起了拉盘大旗,这一次画线更具艺术。

3月16日,「VB」以0.672USDT的价格登陆币团。

一小时内价格猛涨12倍,到达0.9USDT,随后又开始推土机式上涨,短短一个月内价格猛涨超过5倍,到了4月末,价格一度突破8USDT,然而,这也是最后的终点。

4月27日,VB上演超级玛丽式跳水,从最高8.1U跌至最低2U,单日下跌幅度达76%。    

「VB」的全称是Video Blog,应用场景为短视频平台WhoTok,如果这个英文名字不太好记,它还有一个更响亮的中文名字——火趣国际版。

在软件模块上,WhoTok与火趣APP如出一辙,同样也是采取拉下线的多级传销模式,其生态代币VB本质上可以说是MIP的借尸还魂。

同一套模式,换一个马甲,不过是再演绎一次拉盘与砸盘的游戏。

「只要筹码都在自己手中,拉到多少倍完全看自己的心情」,加密货币分析师Lin告诫投资者,不要被上涨的假象所欺骗,「涨多少、跌多少,什么时候跌都是项目方说了算,散户没有胜算」!

为了让更多的投资者参与其中,币团更与不少社区「达成合作」,一边拉盘,一边让社群接盘,而这已经成为众多项目方的常规操作。

       

02

发币机器

这些妖币背后的拉盘与收割究竟是何人所为?

带着这个疑问,链捕手在以太坊浏览器中找到了MIP的发行地址:0x2C849562C809EBB52F296Ea1116377997d221B49。链上信息显示,除了MIP,该地址还曾发行过FES、AISC、YZD等代币。

       其中,FES、AISC都曾在币团交易,只因跌幅过大、交易量萎缩被下架处理。      此外,该地址最后一次转账是向地址:0x289ac078dbF74c53E194cE3Cd909D81E8A8cc8E9(简称地址B)转账0.19个以太坊。

在得到以太坊作为燃料后,地址B也开始疯狂发币,接连发行TCC、LEC、VB,这三个币也均在币团上线交易。

事实逐渐清晰:无论是MIP、VB还是TCC、LEC亦或已经下架的FES、AICS,都来自于同一团队,或者更直白地说,币团上的新币都几乎来自于同一团队。

一个妖币倒下,再发行另一个妖币,生生不息,毕竟对于项目方而言,发币是一个几乎零成本,卖多得多的买卖。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火趣小视频背后的主体为火趣(西安)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曾用名西安合众联盟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罗成,一名来自于四川巴中的95后。

此外,大家更关心的是,币团交易所背后站着谁?

根据公开资料:

「币团交易所」的投资方包括蛮子基金(薛蛮子)、华迎资本(无极)、了得资本(易理华)、量子基金会(帅初)、三点钟创始人(玉红)、链资本ChainPE(虫哥)、知名比特币投资人(火星人-许子敬)、区块链投资人(张涛)、火讯资本等。    

据知情人士称,币团交易所跟华迎控股董事长无极有很大关系,无极原名吴华伟,而火趣小视频创始人罗成同时也是华迎控股董事。

03

捷径过后难调头

6月1日,币团交易所开启2周年的庆祝活动,一片喜庆。   

然而, 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地板下却暗藏危机,6月12日开始,陆续有投资者反应币团无法提币,一直处于待审核状态,更有人大呼,「币团要跑路了」!

对此,币团交易所发表公告表示,这是恶意造谣诋毁,提币时间较长原因是因为平台临时数据迁移,迁移时间较长。

无论如何,不信任的种子已经种下。

对于币团这样的「发币接龙」模式,交易所从业人员张亚风表示,这是典型的有限游戏模式,而不是无限游戏。

所谓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看得到尽头,在张亚风看来,大规模的连续发币割韭菜,不仅会损坏品牌信誉,更会将仅有的散户投资人消耗殆尽,导致的结果是每个币的生命周期会越来越短,每次参与的人数也会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完全枯竭。

「都这样搞,哪里还会有新的投资者进来,老韭菜都炒合约去了」,张亚风如此说道。

这样的模式在币圈屡见不鲜,2019年,抹茶MXC、Biki都曾沦为大赌场,动辄十倍涨幅的「模式币」吸引大批投资者光顾,一片繁荣。随后,庄家砸盘、主流媒体频发风险警示……投资者一哄而散。

到了2020年,不再「强上币、上模式币」的抹茶逐渐开始泯然众人。

「抹茶也意识到靠强上币、上妖币是不可持续的,并且有法律风险,当抹茶试图转型洗白,却发现在主流赛道上优势有限」,张亚风认为抹茶的转型痛苦的,同时也是必须的。

这凸显了小交易所的困境:走奇路生存还是安稳等毁灭?

作为区块链行业中的黄金赛道,交易所自然人流拥挤,热钱纷飞,但扒开了幕帘一看,三尊大佛吸走了大部分的香火,剩下的只是一群小神仙在卖命吆喝,技术、人力、资金、运营…

都比不上的情况下,循规蹈矩自然死路一条,创新是唯一的选择,然而币团此类的「创新」无异于自杀,如何把握好创新的法律和道德边界成为了众多小交易所需要长期思考的问题。

「不创新就是死,创新过度也是死,与其等死,不过死之前先捞一笔,总比啥也没有强」,张亚风此语可窥部分交易所的心态,无奈而可悲。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