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争夺战:蚂蚁、小米、腾讯、头条等21家,谁能取胜?

2020-01-11 巴比特 17117浏览

2020年1月份以来,我国一批头部的金融科技公司加快海外市场布局。近期,小米、蚂蚁、腾讯与今日头条相继宣布,已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从战略规划来看,我国互联网巨头“出海”拿金融牌照动作,展现出日渐清晰、完整的全球化布局成果,将科技能力输送至更多的国家。

小米金融宣布已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2020年1月7日,据小米集团对外披露消息,尚乘集团、新能源集团、小米金融和FundingSocieties(以下统称“联合方”)共同宣布建立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已经在2019年12月31日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以下简称“新加坡金管局”)正式申请发起设立新加坡数字批发银行(digital wholesale bank)。

蚂蚁金服、腾讯、今日头条均看中数字银行牌照。此前,在2020年1月2日,蚂蚁金服表示已经向新加坡金管局申请数字批发银行牌照,进而推动全球普惠金融业务发展。同时,今日头条与腾讯投资的东南亚电商公司Sea Limited,也表示将竞争这一牌照,拓展东南亚地区的普惠金融商机。

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高度重视数字银行。不仅是新加坡,东南亚其他国家在2020年初,相继提出由政府与监管部门推进数字银行建设,引入具备电商平台、通讯服务商、网约车机构甚至是各大财团,推出创新性的数字银行服务,从而构建更为多元化的金融生态圈。

2020年1月初,新加坡金管局官网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收到21份数字银行牌照申请。具体来看,包括7份全数字银行牌照(digital full bank licences)申请、14份数字批发银行执照(digital wholesale bank license)许可申请。在21家申请机构之中,最多将下发5张数字银行牌照,我国多家互联网巨头争相抢夺这一“金矿”市场。

东南亚被称为全球最具发展潜力的地区之一,尤其是在金融科技的发展上,市场预测2025年东南亚地区的数字金融服务收入,有望在突破380亿美元。进入2020年之后,我国多家互联网巨头加速海外市场布局,将进一步推动消费信贷、小微金融与移动支付业务发展,从而构建出全球化、多元化的普惠金融产品创新体系。

一、21家发起申请:数字银行牌照缘何竞争激烈?

新加坡金管局宣布,已有21家申请了数字银行牌照。在招标过程中,获得了多行业头部巨头的积极参与,譬如电商公司、科技和电信公司、金融科技公司(例如众筹平台和支付服务提供商)和金融机构。究竟这21家机构是由哪些公司构成的?零壹智库浏览新加坡金管局官网发现,并未披露具体名单,但从国内金融科技公司的表述中,可判断其牌照申请诉求、主要参与者情况。

(一)牌照申请诉求

我国金融科技公司与新加坡本地企业均争抢数字银行牌照,核心原因在于——新加坡作为东南亚金融科技发展的重要基地,与中国经贸往来合作频繁,是我国进行技术输出、拓展海外客群的一次良机。推出数字银行牌照,是新加坡二十年来最大规模的银行业自由化行动,在国际范围内具有前瞻性影响,将促使那些能够以较低成本运作并提供不同于现有服务的在线银行成为可能。

新加坡淡马锡控股、谷歌以及国际管理咨询公司贝恩等三方,在2019年10月末发布了名为《东南亚数字金融服务报告》(“Fulfilling its Promise—The Future of Southeast Asia’s Digital Financial Services Industry”)。这份报告的研究对象涵盖了东南亚地区的六大市场,即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并指出“东南亚是世界上最大和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借助于智能手机,将促进更多消费者使用嵌入式金融服务”。

图 1:2019年与2025年东南亚国家数字经济服务发展规模对比

资料来源:《东南亚数字金融服务报告》

报告指出了一组核心数据——到2025年,东南亚地区的数字金融服务每年将产生约380亿美元收入,其中借贷行业约占一半,主要是消费贷款和中小企业运营资金融资方面带来的推动。同时,从市场规模来看,2020年东南亚的数字支付将超过1万亿美元大关,并且数字借贷、保险和投资正以每年超过20%的速度增长。

图 2:2019年与2025年东南亚国家数字金融服务收入占比构成对比

资料来源:《东南亚数字金融服务报告》

(二)主要参与者

尽管新加坡监管方面并未对外披露21家申请机构的名单信息,但部分参与投标公司表示,已发起数字银行牌照申请。因此,零壹智库梳理出下述10个主要参与方,包括7家数字批发银行与3家全数字银行,并且大部分以财团形式主导推进,以供同业机构参考借鉴。(有关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分类,将在后文详细介绍)

7家数字批发银行以中国内地企业主导或参与为主,具体包括:一是蚂蚁金服;二是AMTD为首的财团(小米、Funding Societies和新加坡能源公司参与);三是奕丰集团为首的财团(亿联集团、瀚德集团参与);四是盛业资本为首的财团(辉立资本和Advance.AI参与);五是字节跳动;六是Beyond财团(V3集团、远东机构、新加坡工商总会SBF、三井住友保险、EZLink以及淡马锡旗下的Helliconia Capital);七是拥有国有控股区块链背景的启迪区块链集团,联合中思博安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申请。

3家全数字银行以新加坡本地企业为主,但背后也有中国企业投资控股,具体包括:一是Grab和Singtel(Grab占比60%,Singtel占40%),其中滴滴是Grab的投资方之一;二是以雷蛇为首的财团(包括昇菘集团、FWD、LinkSure Global、Insignia Ventures Partners和Carro,其中雷蛇占60%);三是腾讯投资的东南亚电商公司Sea Limited,这家是目前第一个宣布申请此类牌照的单独申请人,并且在美国纽约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奕丰集团为首的财团(亿联集团、瀚德集团参与)作为数字银行牌照申请方之一,股东实力十分强劲。两家中资的参股方之中,一家是亿联集团,它背后是具有民营银行背景的亿联银行,而在港上市的美团点评则是亿联银行的股东;另一家是瀚德集团,创始人曹彤是前微众银行行长。由此可见,这家牌照申请机构的背后齐聚了美团与两家民营银行(亿联银行与微众银行)。

表 1:申报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部分公司介绍

资料来源:公开披露资料,零壹智库

综上所述,参与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中资企业,包括蚂蚁金服、腾讯控股、小米金融、字节跳动、滴滴、美团、亿联银行与微众银行等股东基因,科技实力十分显著。这些互联网巨头均试图借助自身的资源禀赋与海内外联动优势,进一步扩张普惠金融业务版图。

(三)国有区块链企业入局

零壹智库发现,在已披露的10家申请机构之中,有一家属于国有控股的区块链科技企业——北京启迪区块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迪区块链公司”)。据企查查信息查询,启迪区块链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注册资本1.5亿元,经营地址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

从股权结构来看,它的第一大股东是启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启迪控股”),而启迪控股的股东之一为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因此启迪区块链公司可称为一家国有控股的区块链科技企业。由于启迪控股的对外投资公司较多,因此展示出部分对外投资主体。

图 3:启迪区块链公司及其股东启迪控股的股权结构情况

资料来源:企查查

启迪区块链公司本次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将借助国有控股的优势,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一带一路”建设之中。相对于其他民营主体的牌照申请机构,启迪区块链公司具有独特的技术和产业优势,利用安全可信数据交换技术,建立“政企银”高效协作平台,建立“信用+金融”通道,服务于政务、企业、贸易、金融、基础设施、交通运输、投资等应用领域。

由中资背景的“国家队”入场,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将赢得更大的胜算。启迪区块链公司已拥有31项技术专利、10项软件著作权,并且在雄安新区、成都与海南自贸区进行数字金融布局,构建数据与算法合力决策的新型服务模式,未来将助力新加坡构建“金融高速公路”,并加速“一带一路”建设。

二、新加坡数字银行监管:牌照分类、准入条件与财团申请流程

根据新加坡金管局官网披露的数字银行牌照相关规定,当地使用的专业术语是“数字银行许可证”,具体划分为数字银行(DFB)许可证与数字批发银行(DWB)许可证两类。这一分类界定是新加坡金管局在2019年6月28日对外宣布的,下面分别介绍两类牌照的发展定位、资格标准与评估标准。

(一)两类数字银行牌照的发展定位

表 2:新加坡金管局规定的两类数字银行牌照定位

资料来源:新加坡金管局官网,零壹智库

(二)申请数字银行牌照的资格标准

新加坡金管局规定,申请全数字银行(DFB)牌照的机构,目前要求必须由新加坡人控制,总部设在新加坡、锚定在新加坡的申请人。从披露申请这类牌照的机构情况来看,主要是新加坡本地企业。

这一规定使人不仅联想到,2019年下半年香港地区披露的持牌银行数量,此前零壹智库在《最新!香港持牌银行增至164家,30家内地银行及金融科技公司已布局》一文中曾指出,香港将持牌银行分为注册地为内地与香港两类,而换到新加坡“出海”之时,则对异地申请人更为谨慎,因此会优先将全数字银行牌照批给新加坡本地企业。

无论申请上述两类牌照当中的哪一类,新加坡金管局均要求满足下述条件:

(1)申请人组中的至少一个实体,在经营技术或电子商务领域的现有业务方面,拥有三年或三年以上的往绩记录;

(2)关键人物合适;

(3)证明有能力在开始时满足适用的最低实收资本要求,并持续满足最低资本要求;

(4)提供明确的价值主张,并结合创新的技术使用来满足客户需求,并覆盖新加坡市场服务不足的细分市场;

(5)证明拟议的数字银行的业务模型是可持续的;

(6)提交可行的计划,以促进拟议数字银行的有序退出;

(7)拟议的数字银行的股东,承诺提供金管局就拟议的数字银行的运营可能要求的责任书和承诺书。

(三)数字银行牌照的评估标准

新加坡金管局提出,新的数字银行许可证发放数量将不超过5个,包括最多两个DFB许可证和三个DWB许可证。然而,目前参与申报的机构多达21家,竞争十分激烈。从进展情况来看,申报时间截至2019年12月31日,并将在2020年6月宣布成功申请者名单,预计2021年中开始营业。

哪些申请机构能达到新加坡金管局的准入要求?官方指出,重点评估申请机构在下述三方面的发展状况:

(1)申请人商业模式的价值主张,结合创新技术的使用来满足客户需求,并覆盖新加坡市场与现有银行不同的、服务不足的细分市场。金管局还将考虑申请人实施提案的能力。

(2)具有管理审慎且可持续的数字银行业务的能力,包括对银行业务主要风险的了解程度以及其合规性和风险管理计划的实力。新加坡金管局还将考虑申请人股东的声誉、以往业绩、财务实力和承诺。

(3)增长前景和对新加坡金融中心的其他贡献,例如它将为新加坡带来的工作,对发展当地劳动力技能的承诺,将在新加坡设立的能力(包括技术),将要在新加坡设立的总部职能固定在这里及其区域扩张计划。

三、新型银行PK:从民营银行、虚拟银行,再到数字银行

面对金融科技在全球范围内的飞速发展,各国银行业均快速推进银行业数字化转型升级,近两三年以来,市场上也出现了名目繁多的新型银行称谓。从我国内地由2014年底开始批设的民营银行,到2019年香港批复8家虚拟银行,再到2020年初新加坡金管局提出将发出5张数字银行牌照,持续刷新着人们对于新型银行的认知。

此外,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银行业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历程,也先后出现了直销银行、互联网银行、开放银行等名称。如此繁多的命名,哪一个代表了目前最新趋势?是否数字银行将引领未来几年业界创新?究竟何为数字银行,它将带来哪些变革?围绕这些问题,零壹智库翻阅了相关概念,下面从其定义、内地企业“出海”情况等角度阐述,试图给出一个相对合理的答案,以供参考。

(一)数字银行的概念内涵

目前,监管部门并未提出数字银行的定义范畴,这是各国银行业实践探索数字化转型的一种新型业态。零壹智库查阅了市场主流观点,发现克里斯•斯金纳(Christ Skinner)在发布的《数字银行(Digital Bank)》一书中,给出了相对合理的解释,书中指出:“数字银行区别于传统银行的关键在于,无论是否设立分行,其不再依赖于实体分行网点,而是以数字网络作为银行的核心,借助前沿技术为客户提供在线金融服务,服务趋向定制化和互动化,银行结构趋向扁平化”。

从这一定义来看,数字银行具有明显的纯线上、强技术特性,基于这一理念,如今形成的直销银行、民营银行、虚拟银行均可认定是数字银行范畴。同时,通过对比欧美先进国家与亚洲新兴国家的数字银行实践成果,我们发现两者执行的是差异化发展路线:

一方面,欧美国家数字银行实践起步时间较早,出现于2013年“互联网金融元年”之前,因此当时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区块链等技术,应用领域并未十分普遍。欧美地区在探索金融变革之初,更倾向于将渠道由线下到线上变革,而对于新兴技术的探索较少;

另一方面,亚洲新兴国家则正好相反,更多地运用新兴技术,近年来加速银行业转型升级。围绕近几年互联网基础设施、智能手机等快速普及,一批互联网公司以科技驱动普惠金融发展,并且由国家层面设置了专项金融牌照,推动数字银行服务模式不断创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数字银行这一新兴业态,将成为未来几年全球银行业变革创新的重要风向标。此前微众银行在2019年发布的《决战数字之巅——2019全球数字银行报告》中提出,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多地数字银行布局情况如下:

图 4:全球各地区数字银行分布情况(截至2019年)

资料来源:《决战数字之巅——2019全球数字银行报告》

(二)聚焦中国:3家公司同时申请虚拟银行与数字银行

纵观8家香港虚拟银行与已获知的10家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申请者,零壹智库对比发现:从申请牌照机构的股东背景来看,有3家中资企业同时参与了两个牌照申请,分别是蚂蚁金融、腾讯控股以及小米公司。

上述3家均属于互联网公司性质,在我国金融科技公司之中处于头部地位,这些机构正在加速“出海”布局,不断优化完善数字金融服务体系。但不容忽视的是,将核心资源分散在多地区,是否能够真正发挥出联动优势并输出科技能力,保证各地分支机构均能实现盈利,是摆在这些互联网巨头面前的一大严峻考验。

表 3:虚拟银行与数字银行的申请机构股份背景对比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零壹智库

(三)不止于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相继提出数字银行

梳理近两年的各国数字银行牌照批设进程时,零壹智库发现:除了新加坡之外,马来西亚也已经提出将颁发这一牌照。2019年12月27日,马来西亚国家银行(Bank Negara Malaysia,马来西亚中央银行)发布了《数字银行许可框架征求意见稿》(Exposure Draft on Licensing Framework for Digital Banks),其中指出马来西亚央行首批将颁发最多5张数字银行牌照,此举是该国推动金融创新的重要措施之一。从公开披露信息来看,可能参与马来西亚数字银行牌照申请的机构包括:Boost、Grab、TNG电子钱包以及BigPay等机构。

此外,菲律宾也提出有关发展数字银行的新举措。2019年1月6日,菲律宾众议院筹款委员会Joey Salceda表示:“数字银行能够以更加便捷、廉价的模式,为更多传统金融无法覆盖的用户群体提供金融服务,是实现普惠金融发展的重要途径。刚刚提交的5913号提案若能顺利通过,将为菲律宾数字银行发展提供有效统一的中央监管框架,为消费者提供存款保险、数据安全等多重保障”。

新型银行形态的出现,对于众多传统商业银行而言,无疑是强有力的竞争者。以本次新加坡批设数字银行牌照来看,将改变长期以来由新加坡本地三大银行巨头垄断的竞争格局,包括星展银行(DBS),华侨银行(OCBC)和大华银行(UOB)。数字银行牌照下发后,将促使传统银行加速数字化转型速度,加速彼此之间的业务融合,从而形成一个更加开放、智能、场景化的金融生态服务圈。

四、结束语

2020年初以来,全球银行业将关注焦点锁定于数字银行,这一业态对于传统商业银行的冲击与挑战十分巨大。新加坡央行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提出将颁发数字银行牌照之后,瞬间吸引了我国众多互联网巨头,这些头部的金融科技公司正逐步加速“出海”布局。目前,已有21家发起申请牌照,但监管方表示最多仅批复5家,究竟鹿死谁手?让我们一同拭目以待。

同时,新加坡央行将数字银行牌照分为两类,即全数字银行与数字批发银行,规定前瞻性的创新业务必须由本国企业作为主要股东,意在防控金融风险,这种模式也将被其他国家借鉴。此次由蚂蚁金服、小米系与腾讯系共同参与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申请,预示金融科技将在全球范围内掀起更大浪潮。

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在普惠金融方面的消费群体需求十分旺盛,并且与我国企业的经贸往来关系密切,拥有电商平台、通讯技术运营经验的金融科技公司更能发挥自身的资源禀赋优势,实现跨境业务联动。

展望2020年全年,面对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加速布局银行牌照,未来传统银行与金融科技创新者之间的合作范围将更为广阔,借助科技赋能来拓展生态合作伙伴,共同拓展市场规模,实现合作“共赢”。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