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试运行,央行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在深圳、苏州落地

2019-12-10 零识区块链 23569浏览

央行法定数字货币,作为一次疾风骤雨般的深度变革,正处于诞生前夜,它的到来必将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接踵而至的好消息告诉我们,中国央行研发正呈现出全面提速的良好态势。为此,不少人甚至作出预判,“中国或将是全球首个推出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

再度试水

与时俱进,审时度势。作为全球金融体系升级的必然趋势,我国很早就已将数字货币视为未来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并积极开展了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旨在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2014年,央行启动了数字货币的前瞻性研究;2016年,央行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2017年,央行成立了专项工作组启动DC/EP研发试验。

任何新事物都要接受市场的考验和竞争。2017年初,本着“先行开展推广,观察其使用效果,逐步积累经验,随时改进和完善,待成熟后再推向全国”的原则,央行数字货币将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作为首个试点应用场景,并测试成功。这一次的成功试水,坚定了央行争取早日推出法定数字货币的决心。随着研究工作持续深入,央行数字货币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据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介绍,央行数字货币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属于双层运营体系。总的来说,这种投放体系适合我国国情,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同时。央行副行长范一飞也透露称,目前,DC/EP在坚持双层投放、M0替代、可控匿名的前提下,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数字货币的研究已趋于成熟。下一步,将遵循稳步、安全、可控原则,合理选择试点验证地区、场景和服务范围,不断优化和丰富DC/EP功能,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出台应用。

近期,据《财经》报道称,人民银行牵头,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共同参与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在深圳、苏州等地落地。本次试点(深圳法定数字货币试点)计划分为两个阶段,今年底是一个阶段,在小范围场景封闭试点,明年为第二个阶段,在深圳大范围推广。

当然,出于稳妥考虑,央行已做好了试点退出机制设计。但如果在稳步试点的情况下,央行不排除未来进一步扩大应用的可能性。

并非一蹴而就

“从短期看,DC/EP重点将放在强化支付功能、拓展场景覆盖等方面,在一定程度上完成对M0的替代,但初期发行量较小,不会形成系统性影响。我预计央行会在2020年上半年之前推出DC/EP。”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李萌曾预测道。

而原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看来,目前中国央行不仅在速度上走在了前列,在技术应用上也最开放。

一旦深圳、苏州等地的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序推进,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央行数字货币离真正的呼之欲出不远了。此前央行行长易纲表示,央行数字货币推出目前没有时间表,还会有一系列的研究、测试、试点、评估和风险防范。特别是数字货币如果跨境使用,这里面还有反洗钱、反恐融资、反避税天堂和“知道你的客户”等一系列的监管要求。

对此,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建议道,在发行数字货币方面,最好的模式是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携手,就是“官督商办”,让有能力的商业机构去探索:在公共部门的指导下,允许部分有能力、有条件的商业机构探索构建既能普惠大众,又不被某一方单独掌控的体系。实现这个探索并不容易,但是政策上应该鼓励进行这样的创新。

而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认为,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可能还需要解决三个问题:

(1)在技术上要满足超大市场零售业务、高并发的需求;

(2)在制度上要能够实现货币市场的高效运行,同时还要保证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可靠性与效率;

(3)在使用功能上,成本应该更低。

他认为,只有解决上述问题数字货币才能达到具有商业经济规模的价格,这是法定货币需要研究的问题。

与此同时,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也认为,央行数字货币要落地运行仍面临很多挑战,例如,如何兑换央行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如何保存和使用,数字货币如何与电子货币协调运行等。

总而言之,央行法定数字货币不是一蹴而就的面子工程,中国会否成为全球首个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技术成熟、政策框架成熟。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