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沙盒会是金融科技的救命药吗?

2019-12-07 链天下官微 5497浏览

在市场这个“游乐园”里,发展和监管就像一块“跷跷板”,若是为发展“加码”,野蛮生长的方式会让市场倾向混乱,若是给监管“重压”,发展必定受到限制,甚至可能一蹶不振。如何维持二者平衡成了一个重要问题。这个时候,“监管沙盒”进入人们视野。

12月5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宣布,在人民银行指导支持下,在全国率先启动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探索构建包容审慎的中国版“监管沙盒”。政府在广阔而亟待探索的空间打开一个窗口,将大众的目光聚焦到小小的“沙盒”,这实际上是为了实现金融科技创新与有效风险管控双赢。

监管沙盒早已在全球各地多有应用。它由英国政府率先提出,通过让企业在限定空间、宽松监管的环境下运作防止风险外溢,同时促进金融创新。

新加坡的监管沙盒应用也具备一定参考价值,它让监管者与创新者一同置身沙盒,让金融科技摆脱放纵无序的状态,向益国利民的方向逐步靠拢。中国已初步具备“监管沙盒”的基础条件,前不久的海南国际离岸创新创业示范区建设暨区块链·数字资产交易技术创新高端论坛上,海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陈阳就表示将会把“监管沙盒”模式引入海南。

监管沙盒,作为金融科技发展与监管的新思路,是政府想到的现行最为合适有效的监管手段。面对区块链这一新行业的不确定性,政府本着审慎的精神,将风险限制在可控范围内,而企业受到限制更小,往往会走得比政府更快。但缺乏政府的牵制,企业便乱象频出。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ICO定性为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数字货币交易所一时尽数退出中国市场。与其将企业“一刀切”,试图将风险扼杀在摇篮中,不如在一方土地上画个圈,用作试点示范,北京身为首都,将起到最好的示范作用。

在北京率先启动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一方面有利于营造良好的监管环境,北京作为政治中心,它的监管能力更强,政策更便于推行,实验目的突出,时刻警醒企业不要轻易越过“红线”;另一方面各地政府具有差异,财政补贴和监管力度是沙盒实验成功的重点组成部分,创新性也是不容忽视的一点,北京具有极大的包容性,更利于金融科技创新。而且,北京作为首都,它具有引导作用,如果某项监管政策在沙盒内试验成功,就能提高广泛推行、顺利施行的可能性。

在金融创新中,有一项重要革新,就是数字货币。数字货币自提出以来便面临众多争议。委内瑞拉对数字货币进行了尝试,其官方发行了“石油币”,但这一被寄予将委内瑞拉出经济泥潭的“希望”现状却不同乐观。委内瑞拉的“石油币”显然是前车之鉴。我们可以大胆猜测,央行发行在即的法定数字货币——DCEP极有可能会先在沙盒地区适用,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试错成本,在守住金融风险底线的同时,充分维系发展和安全的平衡。

不成熟的市场确实存在诸多弊端,充斥着热情的市场需要清醒的监管者。随着监管推进,相信“监管沙盒”的价值会日渐明显。“监管沙盒”无疑带来了新出路,但这条路的尽头是“死胡同 ”还是“康庄大道”,且得边走边看。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