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节点再起冲突 中心化公链特征凸显 Block.one应负何责?

2019-12-02 巴比特 12643浏览

作者:长风

如今的EOS还无法实行美好的三权分立制度。它缺乏美国政府那样对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的明确划分,甚至连最核心的宪法都极不稳定。社区的公民成了毫无参与感的看客,共识只属于那些有能力投票的人。而超级节点的竞选实际上已经违背了去中心化思想,成为各个势力间的博弈。

11月21日,EOS最大的投票代理人ColinTalksCrypto在其Twitter上提到,现阶段排名EOS节点第52位的EOShenzhen被指控创建多个EOS帐户并违反相关规则。随后EOS的节点 EOS New York也注意到此问题,并在28日发布消息称已经发起撤销上述6个节点资格的提案。

“同样的网站设计。相同标题的字体。同样不存在的信息。他们是同一个BP(区块生产者)。” ColinTalksCrypto分析认为。

EOS New York则在Twitter提到,Eoshenzhen创建的帐户有eosunioniobp,stargalaxybp,eosathenabp1,eosrainbow,eoszeusiobp以及Validatoreos(它们均用eoshenzhen@gmail.com注册)。

“目前这些节点尚未吸引足够的选票,无法成为排名前21位或“活跃”的区块生产者。他们几乎没有权力来影响EOS发展,但他们正在收集财务奖励-每个帐户每天多达300美元的EOS。”ColinTalksCrypto分析称。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实际上EOS的章程及区块生产者协议并未明确禁止区块生产者创建多个帐户,但这样做会破坏相关的规则和EOS本身的公平性。未来EOS可能会发起投票来撤销其节点资格。

投票机制存漏洞

一些EOS用户主张永久更改EOS的投票系统:“一枚一票”政策将确保对单个区块生产者的投票比对多个区块生产者的投票具有更大的权重。从理论上讲,这将有效阻止节点之间相互勾结和其他形式的不法行为。

根据 EOS Authority 数据,截至11月29日,总共7.26万个帐户进行过投票,投入约4.2亿枚 EOS,占 EOS 总发行量的42%。另一组值得注意的是数据是,EOS投票账户中,约有3万是使用投票代理的选民,而代理投票的EOS总数达到3.23亿枚,占其总票数的76.9%。

提到投票,不得不提一下EOS的投票机制。EOS在其白皮书中提到,使用的是BFT-DPoS共识机制。该机制通过社区投票选举21个超级节点,79个备选节点来维护EOS网络,为EOS 网络提供算力、带宽以及存储支持。EOS主网2018年6月上线后,用户在钱包内进行投票操作,投票给自己认可的超级节点。

而在其投票规则中提到,一个EOS代币代表一票,一票最多可同时投 30个候选节点,每个候选节点最多获得1票,用户可以随时修改已投候选节点,也可以随时赎回抵押的EOS,申请赎回的EOS需要大概3天时间才会退回账户。

为了让那些持有选票又不知该如何投票的用户参与进来,在EOS生态内,除了常规的用户独立投票外,又产生了一种叫做投票代理的投票方式。即EOS持有者可以选择信任的代理,将EOS的投票权委托给投票代理,让其代替投票。

“数量庞大的代理投票数及一票三十投的投票机制使得节点之间多了很多操作空间,使得业内很多大交易所能够迅速上位,成为超级节点。”业内观察者王子鸣对链上财经如是说道。

据链上财经统计,目前超级节点中有多个交易所节点,其中不乏火币、OK、ZB及Bitfinex这样的业内知名交易所

以目前超级节点排名第一的火币矿池(eoshuobipool)为例,2018年9月,EOSONE发布一篇名为《火币矿池节点账户数据 20180911》的文章。内容中提到火币利用扶持strongmonkey、greencapital、cochainworld、eoschaintech、eossixparkbp、eosorangeeos、voldemorteos7 个备用节点,月入至少 170 万人民币。

此外,该文章还提到,除了火币自己控制的 eoshuobipool、cryptokylini、eosiosg11111、cochainworld、eospaceioeos 这 5 个节点,火币将票投给其余 20 个节点。这 20 个节点中,16 个节点与火币互投,剩下 eosgenblockp、eosbeijingbp、eoseouldotio、eospacificbp、eoslaomaocom 这 4 个节点未回以投票。

此消息曝出更是印证了一票多投的根本弊端。在很多人眼里,一票多投已经成为大型交易所和资本方之间相互勾结,相互串通的罪恶之源。

也正是基于上述问题,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曾在电报群中提到,一票一投可增加投票人数,促成一个更健康的投票环境。2019年10月,EOS创始人BM(Daniel Larimer)也对外表示,可以将投票机制更改为一票一投,一个 EOS 只能给一个节点投票,当然每个 EOS 账户可以给多个节点投票。

实际上对于投票机制改革,EOS内部也有分歧。EOS Beijing 联合创始人孙玉石曾表示,从大方向上来看,投票选举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多方面的原因促成现在的局面,仅依靠单点改造,变更投票权的数量就想解决系统性的问题不大现实;

“即使一票一投可以降低大户进行大量节点控制的局面,但是一票一投也增加了大户的投票实力以及用户投票时的选择性难度。”孙玉石补充道。

截至目前关于投票机制的改革提案仍未有定论。

实际上,此次争端只是EOS东西方节点之间矛盾的一个缩影。

节点矛盾加剧

2019年8月,去中心化版维基百科Everipedia首席信息官Larry Sanger发布推特表示,EOS如果被中国财团中心化控制的话,将放弃开发DAPP。EOS主网于2018年6月15日凌晨1:50上线,Everipedia是该网络上线的第一批DAPP项目。由于EOS特定的DPoS机制设计,其控制权被掌握在21个超级节点中,而这21个超级节点曾有17个或被中国团队或财团控制,占比高达80%。

而在国外社区中,Everipedia 的言论引来不少人的共鸣,有 reddit 网友表示中国节点相互联结利息与换票现象的存在,是 EOS 当前面临的最大威胁。

国外节点 EOS Amsterdam 社区负责人 Brian 也曾公开表示,相比于交易所控制超级节点,中国节点的强势更令其忧虑。

EOS 如果需要网络活跃、更安全更快,节点分布必须全球分散”。Brian表示。

针对Everipedia的言论,李笑来曾公开回应称,“没有我,哪有EOS啊?五年前就投资了BM,接连投了四次,白求恩啊?现在又说中心化在中国财团了,好像它们(Everipedia)在哪儿建都能成功似的”。

这场风波也引来了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BB)与 BM的关注。随后不久,BB 发推表示,EOS 是全球用户共同民主化治理的社区。EOS 的初衷是与用户群体不断进化和前进,不分种族、国籍和地区,一视同仁。BM 也回应“EOS 超级节点中心化”称,中国的节点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单一的实体。不妨说所有加密都是集中的,因为它们是由人类控制的。

这段看似偏不偏不倚的言论,却很难解决双方之间的矛盾。

“利益之间的博弈,新崛起的中国节点确实影响了西方节点的利益。”王子鸣分析认为。

据链上财经统计,据eospark统计,截至11月29日的21个超级节点中有9个中国节点,是全球EOS第一大国。

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

“Block.one本质上是西方企业,很难不受到西方媒体及舆论的影响。他们实际上已经有了站队的想法。”某EOS节点负责人王旭对链上财经表示。

11月13日,EOSIO软件开发商Block.one在官方博客上发布《Block.one将开始为EOS公有区块链升级进行投票》。Block.one将参加投票以支持EOS公共区块链升级。同时将公开参与社区对话,并分享和评论该机构认为可以积极改善EOS网络的治理,性能和整体竞争力的想法和建议。

此外,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还重点提到,自2017年6月以来,Block.one观察了全球许多公有区块链的网络运营和治理,了解和学习如何最大程度地提高性能,对齐方式和可靠性。现在,我们准备开始发挥应有的作用,重点是继续支持EOS网络的健康升级,以实现这些目标的迭代改进,而全球监管机构强调的目标是最大程度地分散权力。

据链上财经统计,目前Block.one拥有EOS代币数量9670万个,市值约为2.57亿占总量的9.31%,仍然是EOS持仓第一大户。

据Coindesk报道,网络上支持率最高的BP(区块生产者)目前获得的EOS票数还不足流通量的3%。这就意味着Block.one控制了大量的代币,其在开始投票时,将导致BP候选者迅速缩小到30位以内。

此外,还有长期业内观察者表示,未来EOS可能会成为瑞波2.0。

Coindesk还提到,某reddit网友分析了创始区块中各个钱包的余额状况,结果表明99%的EOS持有者控制了14%的代币。持币量排名前1000位的钱包控制了85%的币。因此,这个网络依然是由最富有的用户控制的。

“有很多人认为,Block.one此次下场就是为了所谓的平衡东西方实力,Block.one本身的代币持有量及其影响力是决定性的,在很多时候甚至可以改变某些决策,而这往往对EOS社区化发展是致命的。”王旭表示。

“既当裁判又当球员,这本来就存在重大隐患。同时对于东方节点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王子鸣也提到了相似的观点。“作为社区化的公链,既然已经设计好了游戏规则,就应该遵守。Block.one如此做一定会重启大家对其中心化公链的质疑。”

核心规则不稳定

作为全球知名公链社区EOS的背后掌控者——Block.one在社区治理层面一直饱受质疑,屡次破坏自己设定的规则。

甚至有用户戏称,EOS最大的问题就是要不断适应新的规则。

提到EOS治理,就不得不提ECAF(The EOSIO Core Arbitration Forum,中文称仲裁机制),作为EOS独创的有别于他的区块链系统的治理体系,是EOS宪法中被定义的具有超级权限一个机构,据了解在临时宪法中(共计17个条款)有4条和仲裁有关,可见当时该仲裁机制,在EOS系统中所扮演的地位。

依据EOS宪法,ECAF指在帮助纠纷双方达成协议,解决争端,并最终裁决,然后交由投票产生的21个超级节点去执行。而具体运行方式不在详述,可以简单理解为现实中的“法庭”。

ECAF由向社会公开招聘独立、公正、和比较专业的人士来组成,且每一个仲裁员的任命需要来自节点、社区、本法庭三方中两方的核心权力批准后才能胜任,也保证了其“质量”的可靠性。

而对EOS而言,仲裁“人治”补充了保证了法律最大的作用,并对作恶者进行审判。尤其在发展早期,由于代码缺陷和治理经验不足,类似EOS账户被盗等侵害用户权利的情况下,对作恶者起到了威慑的作用。

但就是这样一个被BM寄予厚望的仲裁机构,在处理第一起案件时就出现问题,并以此为导火索,在其短短8个月后就宣告废除。

2018年6月19日,EOS核心仲裁论坛仲裁了EOS宪法史上第一个案件:签署仲裁文件,冻结疑似被盗的7个账户。(案件代码:ECAF_Arbitrator_Order_2018-06-19-AO-001)。

据公开信息披露,由于这次冻结事件是首例,导致整个社区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

6月23日,该事件再次发酵,ECAF授权BP再次冻结27个EOS账户。引起了社区共识更大的争议。他们认为ECAF的权力过大,肆意冻结用户的账户(哪怕是被盗的)。违背了去中心化和“Code is law ”(代码即法律)理念。

根据ECAF的程序,应该是当事方提出仲裁—法庭审理—下达仲裁命令,节点们执行命令。

但实际上此次事件并没有按照此流程进行。在当事方提交了仲裁申请后,ECAF 也没有要求冻结双方账户。连节点们都在追问此事的进展。

令人惊讶的是,此后不久,ECAF发布公告称表示现在规则不完善,ECAF 不能作为仲裁的角色来治理,所以不会下命令。

上述案件的最终结果是,部分节点内部沟通后决定先不经过ECAF,直接冻结了账户,逼着 ECAF 下了仲裁命令,这才解决了问题。6 月 18 日节点们冻结了账户,6 月 19 日,ECAF 的命令才下来。

虽然事件看似得到了解决,但EOS用户以及EOS节点对于ECAF的作用和价值却充满了质疑。

“那段时间,EOS内部对于ECAF仲裁员的入选规则不透明,执行效率低和流程的不健全等问题一直在争论,事件发展到最后已经有人提到想要废除这个机构了。”王旭回忆道。

与此同时,BM也展现出了其善变的态度。他表示,就有关被盗秘钥如何解决争议上,他的正式意见是,不应采取任何行动。

而在ECAF的角色定义上,“ECAF对节点来说并不是权威性的存在,除非节点认同他们的契约。ECAF同时也会被契约限制,选民应慎重选择那些身负契约义务的节点。”BM表示。

BM并没有想好ECAF与节点之间的关系,同时ECAF本身的机制也是不透明不完善的,所以结果是注定的。

2019年1月11日,由freeos4decaf提交公投提案,废除EOS核心仲裁论坛ECAF,然后由超级节点通过而宣告结束。

最终EOS治理机制还是成为超级节点之间的博弈,规则就是21个BP中有15个同意,那么该项决议就通过。但目前,EOS尚未通过一项用于治理协议的宪法,因此其BP解决冲突的方式还没有官方规则可以参考。

如今的EOS还无法实行美好的三权分立制度。它缺乏美国政府那样对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的明确划分,甚至连最核心的宪法都极不稳定。社区的公民成了毫无参与感的看客,共识只属于那些有能力投票的人。而超级节点的竞选实际上已经违背了去中心化思想,成为各个势力间的博弈。

而对于EOS的主导者Block.one而言,EOS的内部如何其实并不重要,作为公司机构,商业盈利或者说是币价的提升才是最值得关注的。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