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信息中心朱幼平:数字人民币DCEP可换道超车国际化

2019-11-10 陀螺财经 19713浏览

美元在美国越来越内向情况下地位不断下降,欧元、人民币、数字货币等逐渐走强,未来国际货币多元化趋势已不可逆转。我国通过DCEP增强人民币国际化,换道超车,是个高效方法。这里,运用区块链技术和锚定人民币稳定币不能忽视。香港能起到桥梁作用。

一、国际货币的竞争呈现多元化

(1)对美元的挑战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这是一个象征性事件,宣告了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一分为二的东西方冷战的终结。

之后,欧洲货币统一,那是欧元的出发点,影响到了美欧日7个主要国家(G7)“货币黑手党”的命运。

欧元作为世界第2位的货币,曾一度被视为对美元一极体制的挑战者。但是,欧元虽然货币和货币政策是统一的,财政政策各国各不相同,区域内贫富差距大。2009年底源自希腊的政府债务危机让这一矛盾浮出水面。欧元一度陷入被分裂的担忧之中。欧元成为区域内货币,但在区域外的利用有限,无法动摇唯一的轴心货币美元的地位。

最近,中国的人民币和Facebook(FB)推出的数字货币“Libra”被视为美元的新挑战者。“中美新冷战”和“数字化”成为21世纪的货币主导权之争的看点。

(2)支付结算之争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是以美元为主体的国际结算网络,有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参加。美国对朝鲜和伊朗经济制裁,已将它们的银行从这一结算网中排除。

好在中美贸易战有缓和迹象。如果两国经济关系恶化,美国会不会将中国排除在美元结算网SWIFT之外?如此,美国也担心美元结算份额下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3)Libra调整策略

Facebook主导的“Libra”自6月发布构想之后,在“成为洗钱等违规交易的温床”和“将影响货币政策”等监管批评意见相继涌现,不得不推迟了2020年上半年这一最初的发行计划。

10月23日,被美国国会召见的Facebook首席执行官(CEO)马克·扎克伯格改变策略,强调在中美金融主导权竞争中,“Libra”主要由美元支撑,是美元的伙伴,将加强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力。

(4)数字人民币DCEP国际化应对

中国或将在数个月内提出(与Libra)相同的构想,即数字人民币DCEP。中国人民银行摸索的数字货币也可能成为起到支撑作用的基础设施。中国政府希望构建以人民币为中心的自主的国际结算网。

(5)国际货币多元化是趋势

不过有专家认为,在21世纪美元的轴心货币地位仍不会动摇。作为唯一能动摇美元地位的威胁,既不是人民币,也并非“Libra”,而是美国国内日趋严重的社会分裂。距离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还有不到1年,日趋变得内向的美国自身存在风险。承担轴心货币责任的美国将决定美元的未来!

我们认为,美元老割全世界人民的韭菜,地位不断下降是必然的,随着欧元、人民币、数字货币等逐渐走强,未来国际货币多元化趋势已不可逆转。

二、我国人民币国际化有点不好意思

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国际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多年第一外资利用国。但是,我国人民币一直处于排名第五的位置。我国对外经济往来及外汇储备都要用美元来计价、支付、结算、储备,不好意思,这是个很丢人的事情。

2009年9月,我国开启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2016年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权重位列第三。为对冲美元依赖,我国与多国有货币互换协议。我国在香港、英国等建立了人民币离岸市场。

这些傻大笨粗的法子并没有让人民币国际化有太好的成绩。截至2018年年底,人民币成为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位居第五的支付货币和第六的储备货币。

人民币是五大国际货币,但与美元、欧元相比尚存在较大的距离。人民币想要取得与我国经济实力第二相匹配的国际货币地位,依然任重道远。

三、数字人民币DCEP国际化正是时机

鉴于我国电子支付发达,国内金融体系稳定健全,数字人民币DCEP暂时在国内发挥作用并不急迫。DCEP最大的价值是国际化,并可在一带一路和全球经济一体化发挥作用。抓住时机,换道超车,通过DCEP快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高效的抓手。

但周小川老行长说DCEP主要主要聚焦本国。他的理由是,如果跨境,需要各国政策协调,这太难了。问题是,如此,花那么大精力搞的这个DCEP,总用谨慎态度处理,何时能解决金融大问题?

Facebook首席执行官(CEO)马克·扎克伯格说,如果美国监管层不批准Libra,五年之后,中国的DCEP将在世界各国广泛使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将会被替代。当然他是为了自己的Libra得到批准。反过来,如果我们抓住机会,DCEP五年后国际上广泛使用,也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好事情。如果得偿所愿,那就借他吉言了!

我们倒不担心Facebook的Libra进入我国国内,因为Facebook的信息都进不来,Libra更不可能进来。何况我国还要保护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市场。有人建议说我国可派机构竞争Libra百家节点,这是很搞笑的。

四、区块链、稳定币不能忽视

根据现有公布的方案,有几个亮点:(1)DCEP是双层发行体制,即人行作为央行进行总量控制,授权商业金融机构作为发行主体,对企业和个人零售DCEP;(2)DCEP是替代M0,即纸币和硬币等现金;(3)“断续连”,在断网情况下,终端与终端间可转移DCEP;等等。

有两点需要提醒我们注意:

一是区块链技术运用。目前DCEP讲不预设技术路线,意思是商业银行发行DCEP可用则可不用区块链技术。虽然DCEP有人行信用背书,用了区块链技术,至少可双增信,毕竟区块链有十多年试错成绩;最重要的,如果DCEP发在区块链上,国际上更容易为各国所采信,因为区块链代码信用,是陌生人互信平台,能穿透不同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更快速推进DCEP国际化。我国区块链专利走在世界前列是个有利条件。

二是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可迅速打通人民币与已经在世界上交换的数字货币。美国自2018年就已经积极推进锚定美元的稳定币,这实际上是将数字货币绑定在美元上,巩固了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我们也不能够忽视稳定币的价值,应把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作为DCEP的配套措施提起重视!

五、香港可做DCEP桥梁

11月6日,香港证监会正式公布《有关虚拟资产期货合约的警告》和《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香港提出了新规,是有标杆意义的,考虑到了创新自由的需求,也兼顾了监管增信的需求。这些政策有利于打造香港数字国际金融中心。

错过阿里巴巴等大佬,被新加坡抢了风头,最近有面临数月乱港困扰,可以预见,聪慧勤劳的香港人,痛定思痛,一定会抓住机遇,迎头赶上,再创东方之珠的辉煌!

香港特殊地位注定其是中国与世界的通道。数字货币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带来良好新机遇。数字人民币DCEP需要有路径国际化,香港在数字人民币DCEP中大有作为。

经过为期7年的漫长谈判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基本谈妥了,预计15国将于明年签署协议。这是DCEP最擅长发挥的应用场景。香港在DCEP运用于RCEP可发挥中心纽带作用!

本文作者为国家信息中⼼中经网管理中心副主任朱幼平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