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一回忆“OK往事”:曾被欺骗,现在一直被水军攻击

2019-10-28 币快报 19658浏览

深链财经讯,10月27日,针对今日早些时候OKCoin创始人徐明星的微博,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微博发文回应称:

每个人眼中都有一个“自己看到的世界”,关于我和OK之间的往事在多次采访中提到“无论如何感谢老徐给了我进入这个行业的机会”,然而恰恰是我的沉默带来的是徐老板变本加利的诋毁;以下仅为我个人和OK之间的部分往事,希望能给一些打算加入创业公司或刚加入创业公司的朋友一些启示:

1、2014年春节基于对比特币的爱好,应麦刚邀请以个人名义为OK在个人朋友圈发比特币红包做免费推广,随后麦刚组织了答谢活动唱K,同时在场的还有许志宏、商务范的创始人等数十人,对徐老板来讲帮过你的人对你来说只是“酒局”上的人。

2、OKCoin上线于2013年10月,6月的时候乐酷达确实成立了,但还是盒饭公司,前三是因为那时候主流币交易平台只有三家。我于2014年3月降薪加入OK,一路从VP做到合伙人,负责品牌、PR、组建大客户团队、负责线上线下活动,至于价值几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阅OKCoin2014年初的微博口碑如何?由于一直保持简单粗暴的管理风格,适应的会追随我到现在,不适应的同事确实很难接受。年轻气盛的我确实伤害到一些前同事,在此也向她们致歉。

在OK期间,我主导的品牌部分“重金投入”总计10万零1千人民币,虚拟币作为抽奖礼品且价值不超过2万元,获得包括卫视栏目、财经类杂志、一线杂志、纳斯达克大屏、互联网媒体活动赞助、藤校年度活动赞助,基本动用我的个人资源;做员工本来就要有被利用的价值,出于对我工作的认同,徐老板把我的期权口头从1个点提到5个点,(有离职前的谈判录音),由于没有合同离职前我只能按照入职的期权1%办理离职手续,还签署了“不得做对OK不利的事情”的竞业条款,并按照劳动法竞业年限离开币圈整整2年,徐老板的嘴啊骗人的鬼,你们一定要有合同。

3、对徐老板来说,你拿到合同也没多少用,2017年OK在拿到巨人集团估值超过3亿美金投资的情况下找我回购,开出了不到10万美金的价码,扣税后不到50万人民币(转账记录银行有流水);中间找徐明星谈过一次,徐明星通常刚和人打交道都是一幅“无辜”面孔,说自己是“只懂技术的理工男”,一旦涉及利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两幅面孔”,徐明星明确表示你去法院告我啊!法院怎么判我就怎么给!(有微信对话记录)和对现在的股东如出一辙。

4、从OK正式离职是2015年7月,起因是徐明星和Roger撕x,不想继续付租赁bitcoin.com的钱,甩锅已经离职的CZ,这场闹剧最终被香港法院判决OK败诉,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查判决记录;为了攻击CZ徐明星亲手杜撰小黑稿(经办人在我离开OK后随离职),文章为了显得真实也对我有大量侮辱语言,所以决意离开OK。公司利益大于个人立益,在其位就要谋其职,为公司挡刀是责任;但当CEO为了自己爽,亲手背后扎你刀时候,你做何选择?

5、过去币安没开合约,没在中国做市场竞争,和OK没有正面竞争,徐老板当年经历了3Q大战,一直将水军视为重中之重,所以徐老板秉持自己屁股上的屎不擦也要蹭别人一身的“喷粪车”公关策略,持续泡制负面来转移自己从用户到股东集体维权的注意力。

自从币安开始做合约,OK市场份额节节败退,徐老板倾全公司之力攻击币安,海量找公关公司发币安负面,每天给币安发的稿子比给自己发的还多,试图挽回OK颓势,你在做什么OK内部的员工清楚,确实有很多OK员工给币安投简历;但是交易用户只看哪个平台能赚钱,哪个平台费率低,现在只能黔驴技穷到一二再再而三地和长舌妇一样拿八卦隐私攻击同行,转移视线了?

6、区块链行业在过去一直被边缘,被妖魔化,徐老板过去一直在背后指挥麾下数百员工在所有媒体渠道无休止的喷粪,无数次主动发起碰瓷行动,感谢给币安买的那些头条。基本面刚好一点徐老板就主动跳出来亲自下场给行业给自己招黑,希望徐老板把几千万公关预算拨出一点点去做对行业有益的事情,用户自然会用脚投票,最后祝大家周末吃瓜愉快。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