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NFT开发者为何选择cc0?

2022-08-05 鸵鸟区块链 25821浏览

数以千计的创新产品于每年 1 月 1 日自动汇入公有领域,这也意味着在「公有领域日」,版权持有人或创作者放弃了对艺术品包括复制、改编或出版在内的所有权,可供所有人自由使用。电影、诗歌、音乐、书籍,甚至源代码都完全适用这一准则,公有领域对作品的创作保护通常持续到作者去世后的 70 年。

公有领域版权公开为未创意作品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上半年,大约有 40 万张 1923 年以前的录音以及还没穿上红短袖成为迪士尼知名员工的初版《小熊维尼》漫画投入公有领域,并版权公开。作者 A.A.Milne 绝不可能想到,生于 1926 年的维尼和她的朋友,被社区的创意者赋予了 2022 年的色彩与表达。甚至在一些创作者的笔下,抱着蜂蜜罐的熊,已经成为了恐怖电影《小熊维尼:血泪与蜜糖》的主角,并由维尼和小猪皮杰担当反派联袂主演。

相对于许多经典 IP 延续最初的创作风格,实验性重构可能为科技性 IP 增加更多的价值,允许公众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二创,也正是开源运动的核心动力。安卓、Linux 以及其他成功的开源软件项目之所以如此有竞争力,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它们有拥抱「无许可创新」的魄力。 加密系统,尤其是 NFT  社区,在吸引公众开发方面的成功,同样是由于其对开源和「remix 文化」的普遍认可。

抓住产品记忆点

通过 IP 建立品牌、社区和内容的策略在不同的 NFT 项目中差异很大。一些项目或多或少地保持着标准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另一些项目只给予 NFT 所有者在相关 IP 上进行创新的权利;还有一些项目则选择直接起飞,完全取消版权和其他 IP 的保护。

通过发行带有「Creative Commons Zero」即「cc0」权限的数字作品,创作者可以在保留知情权的情况下选择不单独保留所有权。这一权限使得所有人无需承担「二创」的法律后果,而可以放心大胆地制作周边产品。[特别说明:NFT 版权方面并没有完整的条例,因此此处所谓的版权与法律、财务、税务或投资一概无关。本文重点在于 cc0,NFT 的版权漏洞,以及创作者能够维护所有者权利的行为]

cc0 在 NFT 领域中的广泛应用,最早开始于 2021 年夏天的 Nouns 项目。 A Common Place, Anonymice, Blitmap, Chain Runners, Cryptoadz, CryptoTeddies, Goblintown, Gradis, Loot , mfers, Mirakai, Shields, and Terrarium Club 等项目快速跟进,并且在其基础上产生了越来越多优质的新衍生品。

同时,知名加密艺术家 X_COPY,于一月份将其标志性的 1-of-1 NFT 艺术品「Right-click and Save As Guy」置于 cc0 许可条件下,仅仅在出售一个月后,就出现了大量的衍生品。 

「Right-click Save As Guy」 by XCOPY ( 左 ) / XCOPY 原作衍生品 ( 右 )

周一,X_COPY 直接干了票大的,宣布打算「all-in」,将 cc0 应用于所有艺术品。这位艺术家补充道:「我们还没有真正看到一个 cc0 的夏天,但我相信它即将到来......」 —— 或许在暗示一个属于 cc0 的潜在增长期,类似于 2020 年吸引了无数去中心化追随者的 「DeFi 之夏」。

为什么如此多的 NFT 创作者走上了「无版权」的道路?

一个原因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一切为了文化」,即促进原生项目的发展,以带来一个更有活力和参与感的社区。这在加密的背景加成下显得格外有意义,开放共享,寻找和建立社区,是许多加密爱好者核心理念的一部分。

创意作品的存亡在于其是否具有文化相关性。虽然 NFT 天然具有能够证明所有数字项目所有权的能力,而使作者无需考虑许可问题,而 cc0 则是通过赋予所有人畅通无阻的再创作权利,延长原作的「记忆曲线」——当新的衍生品不断出现和传播,人们的注意力会自然而然地流向原作,增强其在整个加密世界中的关注度,从而激发更多的再创作,产生飞轮效应——每一个衍生品都能增加原作的价值,类似平台网络效应,即用户的加入使得平台对用户而言变得更有价值。

换言之,cc0 让创意者更容易「抓住产品的记忆」。

不过 cc0 在整个数字领域的应用才刚刚开始——现实世界的实物产品也在生产 cc0NFT 资产的衍生品。NounsDAO NFT 上的标志性方框眼镜(「one per day, forever」)已经被 Nouns Vision 项目制作成了真正能戴的豪华太阳镜。Blitmap 的像素艺术已经完全自由地出现在来自不同制作公司的鞋子衣服帽子上。这显然与传统的知识产权模式下,单一所有者对创作、许可和生产的强大话语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带有 Blitmap 标志的帽子实际上有多个 cc0 级别:底层 cc0 实体「blitcap」实际上是带有第二层 cc0 Chain Runner 系列特征的衍生品,而它同时也是第一层 cc0 Blitcap 标志「原件」的产品。这一标志事实上是 Biltmap 的 token 84 作品,也是系列中时常作为灵感驱动创作的几个「原件」之一(其他作品则是「Dom Rose」, token #1,等等)。二创者纷至沓来的「致敬经典」,也反映出 Blitmap 作为 cc0 领导者,亦作为最早宣布进入公有领域的 NFT 主要项目之一,在整个加密世界的巨大影响力。

这类衍生品对原创者和衍生品创作厂牌来说都是双赢的,尤其是对于衍生品制造者来说。衍生品从原项目中借取了一些品牌知名度,当衍生品作为独立产品呈现于大众面前时,人们会对原项目产生新的兴趣。比如人们街上或在广告位看到有人戴着 Nouns 眼镜,想买一副自己的眼镜是一个角度,对购买原始的 NounsDAO NFT 或其他相关衍生产品感兴趣的可能同样存在。 [事实上,这篇文章的第二作者是通过 Chain Runners 第一次发现 Blitmap 的,虽然 Blits 远远超出了他的购买力,但他最后还是买了几个 「Flipmap」的衍生品。]

Physical Blitmap Logo Hat (1), Chain Runners #780 ft. Blitmap Hat trait (2) and the Blitmap Original 「Logo #87」 (3)

开源拥抱共同创作

由于建立在智能合约技术上,NFT 的力量一部分来源于技术的内在可组合性。许多智能合约开发时的定位是「积木」,即通过组合和堆叠,实现更丰富的应用。

正如「货币乐高」用来描述去中心化金融(「DeFi」)智能合约的组合,它们相互连接,形成新的金融用例。( 例如,收益率聚集器 Yearn 与 MakerDAO  的稳定币 $DAI 和交易所流动性供应商 Curve  等,可以仅通过调用他们的智能合约上的公共功能来进行互动) 从同样的可组合性角度来看,NFT 及其底层智能合约可以作为文化和创意具有重组和拼接能力的基本条件。

Cc0 则是以上行为在原创作者许可下能够顺利实现的保障,使得 NFT 爱好者获得一个来自社区的明确授权,从而能随时随地随心建立新的价值层。

来自 HyperLoot 的游戏概念,是一个 Loot 项目的衍生品,显示多个 cc0 项目作为虚构游戏中的可控角色

对于影响更加深远的「开源」,cc0 甚至可以和 Linux 的崛起站在一条水平线上。在那个 web2.0 还是个新概念的年份,微软以其闭源操作系统 Windows 控制了大部分的操作系统市场。但 Linux(及其创造者 Linus Torvalds)倡导社区第一的精神,开放源代码供所有人使用、修改,并无任何传播方面的限制。Linux 的开源直接让「全世界的开发者联合起来」为 Linux 创造了包括网络服务器,数据库,连接系统中的一切。Linux 的价值主张因系统中世界性的开源软件而得到增强,最终带来了整个行业的爆炸性增长和进一步创新。根据市场分析机构 Truelist 的数据,今天 Linux 在前 100 万台网络服务器中占 96.3% 以上,在智能手机中占比达到 85%。

随着 cc0 许可开始以类似的方式赋予 NFT 社区建设者权力,人们可以畅想一个长期的创新轨迹。根据 NounsDAO 联合创始人  punk4156 的「logic-lego」构想,即将 cc0 与 NFT 结合起来,「将对抗性游戏转变为合作性游戏」。这一构想有几个重点:首先,由于从开源到加密的去中心化系统是关于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和协调,所以促成合作机会是成功的关键; 其次,在 NFT 的世界中,这种合作强化了人们对数字资产的所有权,让他们在持有资产的同时有动力持续创作,并以此提升原始数字资产的艺术价值,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创造力的「执照」

如果 cc0 项目类似于单个开源「应用程序」或「平台」,NFT 艺术品、元数据和智能合约提供了 「用户界面」,而底层区块链(如 Ethereum)是「操作系统」。但是,为了使这些应用达到类似于 Linux 的潜力,需要创建更多的支持性基础设施服务,并达到能够随时调用的水平,以便人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 cc0 创造的「混响」机会。

这些服务已经开始成形。例如,「hyperstructure」Zora 协议和 OpenSea  的开源 Seaport 协议是建立用于 NFT 交易的开放且无许可市场的技术地基。近日,一个像素画渲染引擎公开发布到以太坊区块链上,并且已经被整合到 OKPC 和 ICE64 等项目中。每一个成功的应用都会为区块链能达到「开袋即食」标准添一把火,越来越多的新应用则生于日益增强的区块之中。

虽然 web3 开发者的增长处于历史高位并迅速扩大,但总量仍只占全球活跃软件开发者的一小部分。所幸随着越来越多的开发者进入这一领域,野心勃勃的 NFT 项目可能会找寻更多极富创意的「乐高」,为 cc0 项目和其他项目提供技术基石。

可组合性是增长的关键。 由于这些数字资产建立在以可互操作性基础设施为基石的公共标准之上,将资产投入各种不同的平台对用户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Loot 项目便是这种可扩展性在实践中的一个例子,它是最早展示 NFTs 中去中心化的共同创造、世界建设等方面的开创性项目之一。我们分享这个例子也是因为它在审美角度上明显有「瑕疵」甚至 「不完整」,但这也为所有加密爱好者的想象力和社区共同创造留下了更多空间。

此处补充一点关于 Loot 的背景知识: Loot 以一系列 Loot NFT 开始,每个 NFT 只包括一个简单的黑底白字的八种「冒险物品」的清单(如 5726 号战利品袋的「Katana, Divine Robe, Great Helm, Wool Sash, Divine Slippers, Chain Gloves, Amulet, Golden Ring」)。这些战利品袋由最初的创造者 Dom Hofmann 免费发布,是为社区建设的一个起点。

有几个项目确实已经开始在短时间内开发出了从世界观建设到世界建模(游戏开发)的所有内容,来自各方的创作者为「Lootverse 」贡献了许多衍生品。他们已经制作了游戏(Realms & The Crypt);角色(Genesis Project, Hyperloot, and Loot Explorers);讲故事的项目(Banners and OpenQuill);甚至还有关卡基础设施(The Rift)。

那么,cc0 和可组合性在这里是如何应用的呢?用户控制着基础性的 Loot Bags——这是一种在许多不同的游戏和世界观中都有意义的「初始行囊」—— 用户在连接钱包后,就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这些核心资产。这一特性也使他们能够参与包括 Genesis Adventure 在内的众多的衍生项目,其特殊角色在其他项目中都颇有特色,基本上实现了不属于任何一个实体的去中心化的特许经营。

Cc0 之夏何时到来?

如上文所述,NFT 项目在开发和建立其 IP 时可以采取许多策略。当涉及到 cc0 时,重要的是「现实」二字。许可证不是阿拉丁神灯,不能轻松地将任何项目变成轰动效应——指望公有领域能突然使一些东西获得空前绝后的成功简直是天方夜谭。正如开源软件一样,cc0 对于那些能够为生态系统赋能的潜力股 NFT 效果最好。

迄今为止,许多最成功的 cc0 项目都是通过引入可以在一系列不同背景下灵活使用的知识产权而成功的。Nouns 品牌对于啤酒广告和实体眼镜一样直观;Loot Bags 是大冒险的初始道具;Goblintown 的艺术风格在矮人、僵尸和暴躁的猫头鹰身上看起来和在 Val Kilmer 身上一样好。

人们有理由相信,理想的 cc0 NFT 项目为建设者创造了增值的机会,既包括纵向上,通过在原始 cc0 资产上直接堆叠新的内容和功能(例如,在 Loot 生态系统上建立的游戏等),以及横向上,通过引入不同但相关的知识产权,帮助传播原始 cc0 项目的品牌(如各种 Goblintown 衍生品等)。

因为 cc0 NFT 项目通常从二次销售中获得持续的版税,第三方扩展和衍生品可以通过推动对原始 cc0 资产的需求增加而成为收入来源,从而使得围绕 cc0 NFT 项目的商业模式可以直接从这些活动中获益。

此外,cc0 可以减少商业纠纷。对版权的执着可能导致一些「叛逆」品牌无视授权强制推出衍生品,甚至以「绕过」原版的方式产生。正如 cc0 项目 A Common Place 的负责人 Robbie Broome 解释的那样:「通过将的知识产权交给 cc0 而不是'保护'它,它可以避免下一步的糟糕重演。例如,如果 UrbanOutfitters 想把我的设计放在 T 恤上,与其在他们的团队中雇人设计一些看起来像它的东西,他们就可以直接使用实际的作品。」有时,采用 cc0 可以有效地将竞争变成合作。

此外,cc0 项目可以从社区对核心资产的价值和贡献的认同中大大受益。社区的凝聚力和参与在这里是至关重要的。在上面已经提到的例子的基础上。虽然开发者原则上可以围绕他们想要的任何主题和物品概念创造冒险游戏,但许多人选择围绕 Loot bag 开发则反映了 Lootverse 中的社区凝聚力。同时,Blitmap 衍生项目 Flipmap 与原 Blitmap 艺术家分享了他们的部分收入,以承认该项目在社区中的核心地位,此举可以促进 cc0 项目生态系统中的健康文化。正如 cc0 项目评论员 NiftyPins 所指出的,「这是一个明智之举,向为他们的宇宙建立基础的人致敬。它还为许多 OG Blitmap 的艺术家提供了畅所欲言的环境」。

但是,cc0 并不是一个整个加密世界中都为之倾倒的解决方案——例如,围绕已经建立起来的品牌建立的 NFT,可能更愿意选择限制性更强的许可,以保护其现有知识产并加强排他性。此外,虽然 cc0 同那些所有者专门将 NFT 相关 IP 商业化的策略(如 à la Bored Ape Yacht Club )有相似之处,但关键的区别在于, cc0 持有者没有权利阻其他人使用相同的 IP。持有人因此更难在 cc0 资产上建立商业品牌,或授予合作伙伴特定的权利,不过引入的权利依然有持有人掌握,他们仍然可以选择完全在掌控之中的 IP(如背景故事或衍生品)。

去中心化和开放开发是区块链技术和更广泛的加密货币精神的核心要素。这使得加密货币项目非常自然地围绕 cc0 内容模型进行建设——该模型建立在创意共识基础和几个开创性的开源先驱之上——并且可能代表了迄今为止「开源哲学」最纯粹的体现之一。

与开源软件项目的发起人一样,选择 cc0 的 NFT 创作者必须决定他们在组建周围的生态系统时担任的角色。一些 cc0 项目的领导者,如 Chain Runners 的创建者,继续在最初的 cc0 资产上进行建设,积极建立一个环境,让衍生项目可以立足其上。相比之下,Dom Hofmann 从 Loot 中退了出来,交由社区来负责。( 据说,Dom 正在开发其他的 cc0 NFT 项目,作为支持开发 Blitmap 等公司的一部分)。其他创作者则完全选择了退出,比如最近化名为 sartoshi 的人宣布退出他开发的 cc0 项目 mfers,并完全退出了 NFT 空间,他发布了一个最终版本,恰当地命名为「sartoshi 的结束」,然后删除了他的 Twitter 账户。mfers 项目的智能合约现在由七个 mfer 社区成员的多签名钱包控制。

无论原创作者的持续参与程度如何,cc0 授权可以使一个强大的社区以为所有成员提供价值的方式进行共同创造。随着 NFT 空间的不断发展和成熟,希望更多有组织的基础设施和设计模式能够为这些创意者的努力提供支持。围绕价值获取的框架也可能会有创新,就像开放源码软件一样。( 例如,我们可能会设想一个「Sleepycat 许可证」的版本,它要求专有软件产品在嵌入某些开源组件时支付许可证费用)。随着创作者继续推进这个空间,他们开发和试验新的权利和许可模式逐渐展现在加密世界,这些构想远远超过如今的应用规模。但无论如何,cc0 为 NFT 创作者提供了一种启动项目的方式——即交由这些项目自己探求存在的无限可能。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代表币快报的观点和立场,请自行参考。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